在空色之中

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2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PG日和波士頓篇之五翻譯




雖然很突然,不過一開始突然得到新的馬菲君了XD

    穿妹子衣服的馬菲君:穿著妹子的紅色運動服的馬菲君。攻擊力上升。
因為特地去拿也很麻煩,在意的人請自行尋找看看
(戰鬥升級)
太子習得:復活術(己方單人從戰鬥不能狀態恢復)
 
(洞窟中某處)
「啊!請等一下,這裡也有行李……!」
「有軍徽……那麼,這也是那些人的」
「是在這裡被襲擊了、又或者是被搬到這裡來的……無論哪邊,發生的都不是什麼好事呢。」
「……?裡面有張報紙。但是只有這一張啊……」
「……報紙上的日期是數個月前,正好是在下雪之前。」
「寫著什麼?」
「當天的報紙只有這一張而且沒有全部內容,這表示、持有人果然發生了什麼事吧」
「嗯──稍等一下喔……
……上面有記載一則有關於蛇的報導。」
「蛇、是嗎。」
「……一名女姓藉蛇咬來自殺。
凌晨,擅闖某男性住宅的女性藉著自己帶來的毒蛇,讓蛇咬頸而自殺了。
說這名女性是針對居住在她所入侵的那幢住宅裡、數日前剛分手的男子。
上面還說她在闖入屋內後大聲叫喊著自己的怨恨與痛苦,給蛇咬後,救援未到且喪失意識之前都不停說著中傷男子的話……說起來這個事件、曾經是一時的熱門話題啊。」
「這我也有點遲疑,但是的確、是有貝爾先生說的這個事件呢。」
「……嗯-……
……該怎麼說,該說什麼才好啊……」
「……啊咧,這報紙上附有一張便條呢。寫些什麼?
……記事上的這名女性所叫喊的話語,和倖存的士兵所說的證言有部分相符。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場,但還是將這份報紙交給你。
『沒有你在的地方根本就沒有任何價值,既然是那種地方乾脆讓它消失吧』……的樣子。嗯,雖然我不認為真的有那種怪物存在啦。
如果沒有平安返鄉,你老婆也會說一樣的話吧,所以你要認真工作,平安歸來喔。」
「……是這份行李的持有人的、熟人吧。」
「……看來是呢。」
「……」
「從文章推測,寫這張便條的也是軍方的關係人吧。」
「妹子君剛才、說過那怪物是死去的東西的魂魄,沒錯吧。
……記事上的這個人,就是那樣也說不定。雖然、沒有確實的證據。」
「……不需要的世界、是嗎。所以為了封鎖、為了消滅才做著這樣的事情?」
 
「……走吧。大家會感冒的喔。」
 
等級提升,妹子習得技能:
回身延髓斬(回身一跳,將腳跟狠狠重擊在對手的後腦杓上。+麻痺)
 
(出洞窟)
「嘎呀──!!這是哪、離地表有幾公尺啊!?」
「……要是摔下去,就算是太子也會一命嗚呼呢……
「混帳,當然會死啊!會死翹翹的啊!說什麼可怕的話啦!」
「不,我只是稍微認真思考了一下。」
「受不了耶,我這部下總是愛開可怕的玩笑……咦……?稍微認真……?
「不、不過橋的話就無法前進……是吧,果然……」
「……也沒其他辦法了呢……在這裡呆站到往生也不會有結果。」
「去吧太子,不必客氣儘管走在最前頭吧。」
「嗚嘎呀──!!別推!我說別推我啊!」
來搖晃這座橋如何?(毒妹子發動XD)
「嗚哇──!!救、救命啊──!!」
 
(為提升等級而努力吧!)
    貝爾習得技能:Blind in passion(從敵人的死角狙擊。如果一邊踩小跳步可是會打不中的喔。)←英文若有誤請糾正囧
    沃森習得技能:One inch Shot(突入對手身側,以至近的距離進行零射擊。像這種的英姿超帥氣對吧!)
 
(巢穴)
「……伸手不見五指啊。」
「……比剛才的洞窟,又更為寒冷。」
「你們有聽見什麼嗎……?像是喘息……」
又來了、又來了啊。
那個人捨棄了我……沒有那個人的世界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
如果消失掉的話就好了……消失掉就好了……
「……跟剛才撿到的便條上說的一樣。」
「因為被喜歡的人捨棄了……所以做出想讓這個世界消失的事情來……
心情不是不能理解,但是那種理由、果然還是太奇怪了。」
奇怪……?才不奇怪……
每個人都變成孤零零的就好了,那樣的話,就能稍微理解我的悲傷了……
 
這種世界、如果消失掉就好了!!
 
(進入戰鬥)
我不會讓你們、阻撓、我的……把你們封閉起來、關起來……
「即使做出這種事也不會成就任何事物的啊……!」
「……阻止她吧。我們能為她做的也只有這個了。
……沒有人阻止的話,她將會一直保持現在的狀態。」
我說你們很礙事啊啊啊啊!!
「怎麼回事……?那傢伙的腳邊……好像有很多東西、纏繞著……」
「……有很多人的聲音。」
「太子?」
「要來了,妹子!!」
 
(因為是場困苦的硬戰,所以有一些作者的雜談。
阻止怪物的方法:抓好攻擊的時機利用麻痺系的技能,瞄準底下的回復役,但對方會使用白魔法回復異常狀態,所以時機上的抉擇非常嚴酷。
大家加油吧(´・ω・`)b
順道一提作者本人也試著攻擊但還是吃了不少悶虧。)
 
……喜歡你。
我喜歡你啊,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
如果你不在我身邊,活著也沒有意義。
沒有任何意義,你不在的那種世界……
(戰鬥結束)
    得到魔法種子。
 
「閻魔大王的靈魂,這樣就有五個了……」
 

我不想回去。
 
「……!」
「……總覺得,沒有完結一切的感覺啊。」
「可是,為了報復喜歡的人拋棄自己而把不相關的人也捲進來,這種行為還是不能認同。……我、覺得這樣的結果就可以了。」
「……你這直率的性格,從我邀請你來參加實驗就一點也沒有變過呢。」
「……直率、是嗎?」
「我啊,應該是很有看人的眼光的喔。」
「……雪、似乎停了呢。」
「真的!?我、我去看一下!
好!順便也讓雙腳打滑看看吧!」
「等、請不要做不吉利的事情啦!」
「……太子?你怎麼了?說起來,還沒有看到歪斜啊……
……難道。」
「……閻魔、說他不想回去。這是怎麼回事?」
「……!?」
回來的歪斜、只能寄託在大王的歸回之意上,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無法保證你們一定能回到原本的世界,也沒有證據表示一定回得來這裡。
「……回不去、冥界了……」
「妹子……?」
「……太子,我們該怎麼辦……!再這樣下去,就回不去了!」
「……因為閻魔他、不想回去的關係嗎。所以,歪斜才會沒有開啟……
就是這麼回事吧,妹子。」
「……鬼男君和曾良さん兩人,曾經談論過這件事。」
「原來如此。那、只要讓閻魔願意回去就行了吧?」
「太子……?」
 
「……閻魔,閻魔大王,聽到我說的話了嗎?我啊,被鬼男君委託要照料你的事情。
大家、都在冥界等你。你不在,大家都覺得很傷心。他們說閻魔不在了很痛苦喔。
不回去嗎?在那裡,有太多人為你不在了而感到悲傷。
和我們一起回去吧,閻魔大王。」
 
(太子語落的瞬間,突然閃耀了一道光芒!)
 
「喔、開了開了!」
「……」
「已經看得見晴空露出頭了喔!
……咦欸、這是什麼啊!」
「又、又是會吃人的黑影嘛!?」
「嗯──喵、才不是咧!我們啊,要從這裡回去了!」
「……是嗎,已經要回去了啊。」
「……真的非常感謝你們!」
「……」
「妹子さん?」
「啊……是的,如果、能再相見就好了呢。」
「是啊。」
「再見囉,要寫信給我們呀!」
「要是辦得到的話一定會寫看看的喔──!掰掰了兩位!!」
 
太子,說服了冥府之王。
只存在成靈魂的王,率直的跟從他了。
不過是一介人類,竟然能被奉為神祇的存在理解接納。
……我想起曾良さん說過的話。
太子他對曾良さん、對芭蕉さん、對鬼男さん。
……還有我,説了謊話。
我所知道的太子,是個又廢又白痴還臭得要命,愛瞎搞一堆麻煩、那樣的人。
我、對於能夠欺騙我隱瞞自己,賢能的太子、
一點也不了解。
 
我決心要守護的太子,是在何處呢,打從一開始就是不存在的嗎。
 
真正的太子究竟是……?
 
……我搞不懂了。




==================
小記:
妹子糾結XDDD
但是不論哪個都是太子啊!這一篇中閻魔流淚的畫面、太子說服閻魔的這一幕、電話組之間的情誼都好感動!
如果能再相見該多好,但是恐怕連信都是無緣收到的吧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