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色之中

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1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PG日和波士頓篇之三翻譯

看似傻呼呼的攝政、堅忍不拔的吐嘈役擔當護衛、灰暗程度爆表的研究者以及好奇心十足而且異常辛苦的研究者助手,不可思議的組合為了尋找寒源地,開始往雪山邁進,歷經險阻,卻遇上意想不到的情況……?!

孤獨的靈魂痛苦的聲音,其源頭就在不遠前方。






(路上雪人)
「嗚喲──!是雪人耶!下雪果然還是要做雪人才是王道啊!」
「我以前也做得很不錯呢,做得剛剛好。」
「做得剛剛好?」
長時間困在裡面……
「不、不說也沒關係啦!比起那個更重要的是……像這種慘絕人寰的話題不在我的拿手範圍啦……」
「是嗎?啊雖然結果撐不過三分鐘,但因為很冷。」
「撐不過……
那還有啊,我也很喜歡雪球大戰哪。雖然吃了吉田さん投的一記剛速球讓我把肋骨給斷了。」
「電話剛做出來時我也做了同樣的事喔。雖然不是雪球大戰而是打躲避球。」
「什麼啊,原來貝爾さん也喜歡雪球大戰啊!好、那馬上來認真打一場吧!吃我這招!攝政STRIKE!」
「好泠!討厭啦!THUNDER反擊!」
請你們兩個給我差不多一點!!不要在這種地方耽擱浪費時間!!
「咿、咿欸欸……馬鈴薯發飆了……」
「啊咧?有東西放在雪人頭上呢。」
    得到五郎(註):雖然作為球體的代用品,但是既派不上用場也彈不起來。
(註:原作中的入門系列──はじめようモッヂボール一篇中提到的球體。入門系列是說明形式的單篇漫畫,充滿了作者跳脫正常人思維的東西。
モッヂボール是作者自創的運動,說是跟躲避球很像,但對球的投法有很嚴厲的規則,此運動的特徵是正中央的裁判有點礙事。使用的球有三種:一般使用的布製球、國際比賽使用的皮製球、完全沒被使用過的五郎←帶著一張讓人很不愉快的衰小臉。此外,這篇短漫是動畫二季的OP)
 
(岔路.右)
「不是這一條路喔。在反方向、應該會有登山道才對。」
 
(岔路.左側山腳)
「倒在地上的樹木阻礙了道路,過不去的樣子啊……」
「可能是大雪的重量造成倒木的吧。」
「怎麼辦呢……除了這裡還有其他的路嗎?」
「只看地圖的話,會繞上很遠的路啊……反而更危險呢。」
「不能燒掉嗎?」
「因為雪讓木頭溼掉了,光靠這樣火是點不著的吧……」
「……灑油、點火,的話?」
「……恩,在不引起雪崩的程度下將一部分燒掉或許可行呢。」
「沿著對面另一條路走似乎會有個山中小屋,那裡面可能會有什麼能用的也說不定喔。」
「那,就轉去那裡看看吧。雖然會花點時間,算啦、也沒辦法嘛。」
 
(山洞內)
路被冰阻塞了過不去。
 
(山中小屋)
「看來就是那棟小屋了呢。」
「終、終於到了……」
「走了不少路啊……腿都在發抖了……」
「受不了,真沒用啊。」
「請等一下!怎麼回事,有一大群腳印、往小屋裡去……」
「……從東側過來的呢。」
「東邊有城鎮在?是有什麼人也來到這裡了嗎」
「……在這樣的風雪中、到這種地方來?而且還是這麼大陣仗的人,到底是為了什……」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
「從小屋裡……」
「等一……太子!不要隨便衝過去啦!
那個笨蛋……!!」
「等、等一下啊你們兩個!
貝爾先生請留在這裡等我們!」
「連沃森君也!啊啊、討厭啦──!!」
 
「太子!!」
 
「請你也稍微思考一下再行動吧!負責護衛的人也……」
「……!!」
「這、這是什麼……」
「……黑、影」
「……把人給、吞噬了……!」
 
(進入戰鬥)
「……蛇……?」
「那、那個到底是什麼……!」
「人被黑影吞下去了……!那、就是這傢伙把大王的靈魂給!」
「……」
「又……來了……
明明說過、想一個人獨處的……明明說過、不再相信任何人的……!
不要妨礙我啊啊啊啊!!」
 
「為什麼要妨礙我……這種地方根本不需要啊、像這種地方……
全部都消失掉的話就好了……」
「……唔、」
「……太子!?」
(戰鬥結束)
*得到技能種子
 
「……消失了。」
「剛、剛才的東西究竟是……」
「太子、太子!請振作一點!」
「太子君、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還是被剛才的傢伙……?」
「不,看起來並沒有外傷……」
「……好、難受……」
「……讓他休息一下吧。況且有必要調查一下小屋才行。」
「抱歉……
……太子……」
 
「……好像已經穩定多了。我讓他在隔壁的房間休息。」
「是嗎,太好了。看到那種光景,任誰都會覺得不舒服吧。」
「……對不起。」
「這不是妹子君也不是太子君的錯不是嗎。請不要在意。
再說,你看。我們也找到了火柴和油、以及可以當作火種的毛巾了嘛。」
「這樣一來,就能把剛才擋住通道的樹木燒掉了不是?」
「這樣啊。」
順便把我也熊熊燃燒殆盡吧。
那不就是燃火自焚了嗎!請你住手啦,這樣一來好像是我們幫你的了不是嗎!」
「……另外……還有不能釋懷的事」
「你是指剛才那個、是嗎。」
「你知道的吧。剛才的是什麼。」
「……大概、
是死去的東西、的靈魂吧。」
「……靈魂。」
「……?怎麼了嗎……」
「啊啊、抱歉。因為我們啊、有只相信能親眼看到的東西的性質。所以怎麼說呢,覺得很難理解。」
「不過,都看見那樣的東西了。不改變想法也不行。」
「還有就是這些哪。在這裡有幾個奇怪的行李喔。大概、是那些到這裡來的人們的行李吧。
槍枝、火藥、戰鬥用的刀劍。都不是會帶到雪山來的東西。」
貝爾先生你可別貿然去碰喔。如果你因為衝動把雜七雜八的東西胡亂掃射的話、我們可受不了。
「咦」
「……看起來就像是會亂射一通嗎……」
「現在給你看到的這些東西全部、都附有軍章。大概、是軍方的人吧。」
「軍人?」
「沒錯。似乎是美軍的士兵呢。這座山裡果然有些什麼。和剛剛襲擊我們的玩意、一定脫不了關係。
我這把來福槍也是,是軍中的朋友偷偷交給我的。當我說要去這邊的研究所後,為了讓我防身而拿給我的喔。
如果什麼都沒有的話,他是絕對不會把像槍枝這樣危險的東西交給我的吧。」
因為你好像不用多久就會把自己直接對向槍口啊……所以他交給你的才會是長槍口的來福槍吧……
「真、真囉唆哪!來福槍也辦得到的啦!」
「不用辦到也無所謂!!」
「……所以他們是知道了什麼,於是全副武裝來到山上……」
「正如你所說吧。
風雪的原因,已經是軍隊必須出動大批人馬、全副武裝才能收拾的緊急事態了。」
「剛才襲擊我們的,恐怕就是最根本的原因。
我們、無論如何都必須打倒那個才行。」
「……責任重大啊,也就是必須再度和那玩意交手吧。」
「這不就是你那個必殺技出場的時刻了嗎,猛推。(到這種時候還沉浸在幻想啊……貝爾囧)
貝爾先生,我差不多要發飆囉。」(笑)
「對不起……」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是?」
「……那些軍人、還活著嗎?」
「……對不起,我、不知道。」
「是嗎……」
 
……還活著。
「等……太子!你不多休息一下的話……!」
「……沒事的,大家、都還活著。」
「……太子。」
「……等會兒、要再下山一次。太子君,你能走嗎?」
「當然沒問題啊。妹子就是有點擔心成性啦。」
「……嗯。那、等太子君可以走的時候再動身吧。」
「好。」



=======================
小記:
太子いいいい!!・゚・(つД`゚)・゚・・゚・
太酷了……配上最後的音樂真是太感動了!彷彿絕望就在眼前,眾人陷入死寂時,太子那虛弱卻堅定的話語!多麼撼動人啊!沒錯,一定還活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