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色之中

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1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PG日和波士頓篇之一翻譯

終於進入這個章節啦!我也很喜歡電話組,不覺得他們真是太爆笑了嗎XD
波士頓篇也沒辜負我的期望,真是超歡樂!貝爾好有梗,沃森超可愛~而太子也隱隱透漏著不為人知的賢明面……!?

繼續下去,這回的舞台是美國東部麻薩諸塞州,看看這次的靈魂碎片到底在何處?





(冥界北.歪斜)
「嘿……咻。到歪斜了呢。」
「下次會出現什麼動物哪──!」
「不……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但是並不只會出現動物而已吧。
因為據芭蕉さん和曾良さん所說,他們在另一邊確實是到了人類在的地方。……雖然說是人也有點微妙。」
「說是故事裡的人嘛。真好哪,我也想到自己寫的故事裡看看啊」
「……反正,只是想變成像你之前亂說的憲法第二條、超受女生歡迎的自己之類的吧?」
對對,如果不是在故事裡的話像那種事情根本就……
欸?嗯?不!才不是,說什麼鬼話啊!我就算是在現實空間裡也超受歡迎的啊!」
「啊──!是、是!我知道你很不受歡迎了快點進歪斜裡去,你這麻煩的東西!」
「才沒有不受歡迎呢!等、慢、別推我啊啊──!」

 
沒有人理解,誰都不能理解。
那種地方我才不需要。
這種東西、這樣的地方,
如果不存在的話就好了……!

 
「嘿……咻!……就是這裡嗎,這次的場所……?」
「啊咧,這次不會痛耶。」
不,更確切的說是整個從頭部突刺進地面了!你這人真的只在無用的地方特別靈巧耶!
好了,我要把你拔起來囉,一、二──!」
「哇喲咿──!
啊──出來了出來了。是嗎,因為是雪所以才不痛啊。」
「就是啊,因為是雪呢。」
「因為是雪哪,而且啊,感覺像是下過一場暴風雪般那麼有份量呢。」
「……」
「……」
好冷!
「好好好、好冷!冷得不可思議!你啊、明明是妹子反應卻這麼慢,是在搞什麼飛機啦!?」
「還不都是跟著你過high才會連體感溫度都失靈的!請你也稍微理解一下吐嘈役的心酸吧!」
「妹子……你出人意外地會犯傻哪……
不、不對不對,比起那種事快找個能進去避寒的地方啦你這傢伙!這冷到就算是我也會忘記犯傻的啦!」
「啊!那裡看得到房子喔太子!」
「什麼!?好,突擊──!!」
 
(小屋內)
「啊啊──…冷死啦─……」
「……結果擅自就進來了……不要緊嗎?」
 
「啊咧?貝爾先生你回來了嗎?總覺得比預定的時間要早了不少……」

(電話組沃森登場!\(≧▽≦)/)

「啊」
「喔」
「……咦?你、你們是誰!?」
「哇、哇!對、對不起!因為我們有點迷路了,外面又很冷所以不禁就闖進房子裡……!」
「姆──…不是動物啊……」
「所以我說過不見得會是動物了吧!」
「……就這副打扮、在外面?會死的喔?」
「嗯、還以為死定了。就算是我也跳不動呢。」
「你什麼時候用蹦跳的方式去寒了,明明只是弱不禁風的四處飄散咖哩臭而已。」
「你、你說什麼啊,明明不過是個薩摩芋洋芋片神氣什麼!」
(註:おさつスナック,一種日本的袋裝洋芋片零食,薩摩芋是指鹿兒島特產的地瓜品種)
 
「……噗」
「啊。」
「我再給暖驢添點柴火吧。外頭很冷的。」
「喔──!多謝你啦!」
「……給你添麻煩了。」
 
「引起奇怪現象的東西……是嗎」
「我想大概是在這一帶。我現在還有這種感覺。」
「我們在找那個東西……不好意思,這麼含糊的說明,這樣講你也搞不懂的吧。」
「……現在,剛好在這一個區域發生喔。奇怪的現象。」
「耶?」
「前所未有的異常氣象鬧得沸沸揚揚的。這雪啊,完全不停的喔。
波士頓不是不下雪的地方。積雪每年都會有,所以下雪這件事本身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可是雪卻下個不停。這裡已經三個月左右沒有放晴了,瞥見晴天的時間用一隻手就能數完。」
「……異常、氣象……」
「而且還是這種猛吹雪喔?交通機關也被迫完全停擺,因此不管是工作還是研究都沒有辦法進行。」
「研究?」
「我正在做助手的工作,還有一個人是貝爾先生。我們做出了電話,就是為了那個的普及啊。」
「ㄉㄧㄢˋㄏㄨㄚˋ」
「沒錯!可以和遠方的人交談喔。只要電話普及的話,就可以做很多事。無論是家庭還是工作,都能逐漸擴展生活幅度吧。
家人能夠聽見在遠方工作的父親的聲音、也能和見不到面的友人交談……我想會減少很多寂寞的感覺喔。」
「真好呢,好像會很快樂的樣子。」
「欸、啊……
不好意思,我有點興奮過頭了……」
「我覺得很了不起喔。抱著體貼他人的心意行動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我沒有那麼了不起啦。」
「……太子……
(……曾良さん說過。太子是深藏不漏的人……說起來他偶爾就會像這樣認真發言,是有什麼……隱情嗎)」
「妹子?你怎啦,一副要脫落的臉。」
哪可能脫落啊,你這秋刀魚乾!
「欸欸──!?不、不會太過辛辣了嗎,那個回應句……」
「……是曾良さん想太多了吧,絕對是。
啊、說起來,剛剛提到了貝爾先生是……」
「啊啊,就是他喔,發明電話的人。他拿著電話的設置文件到附近的役所去了。
在那裡已經結束一個電話的設置。所以我想他回來前應該會先聯絡我。」
 
「啊、來了來了。
貝爾先生,是我,沃森。聽得見嗎?」
『……啊──啊──是沃森君嗎?聽得見喔』
「喔喔──有聲音耶!」
「嘿─……是從這箱子裡發出來的啊。」
「役所那邊怎麼說?設置許可下來了嗎?」
……嗚……
「……貝爾先生?」
『許可、沒有下來……說在這種天氣設置是不可能的就這樣拒絕了……我果然是垃圾人類,好想死。』
咦咦──、超喪氣!?
「又說喪氣話了……他們的意思是天氣轉好的話就沒問題了吧?總之你先回到這邊來……」
『我想,回去之後先把腳趾往衣櫃角撞過去骨折看看再說。你覺得怎樣沃森君。』
「怎樣都不對吧!?」
「說著實際發生時會痛到爆的話!」
『在我回去之前,幫我準備一下。準備可以做些『這個無三小路用廢柴,去死一死吧!』那樣感覺的東西……哈哈……』
「等……貝爾先生、貝爾先生──!?……掛斷了……」
「總覺得、是一個很灰暗的人啊……」
「一發生什麼事就會變成這樣。不管成功或失敗都會萬分沮喪……
啊、不能呆呆的等啊!你、你們兩個快來幫我!」
「欸?要做什麼?」
「以前其他的機關和公共場所,也因為天氣狀況不佳而拒絕設置過。那時也是像這樣灰心喪志狀態全開……
在我去廁所回來的五分鐘內,就從天花板垂了一條繩索下來,腳邊放滿了汽油啦刀子之類的危險物品,糟糕透了。
在演變成那種麻煩的事態之前,非得把所有的危險物品收拾乾淨才行……!
役所和這裡相隔不遠。不快點的話……!」
「嗚哇……」
「我、我知道了!總之把可能有危險的東西從房間拆除就可以了吧!」
    貝爾さん殺人事件阻止小遊戲~請在三分鐘中除去所有威脅!~
在貝爾回來前,將房間內「一旦被貝爾さん碰到就會變成兇器的東西」找出來,找得愈多,可能會有什麼好事也說不定?
 
(窗檯)
「啊咧、這裡居然有火柴。好危險啊,這也收起來吧。」
 
(牆上的剝製標本)
「……可能會被角刺到……這也不行哪」
 
(床)
「啊咧、床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
……胃藥?說起來他之前曾經吃太多結果鬧得一團亂。這個吃太多也會很恐怖……的吧……」
 
(牆上的畫)
「這是不是也很危險啊?」
「花的掛畫嗎?感覺沒有特別危險……」
「你看嘛,好像會把頭撞過去的樣子啊。BAReeeeeeeeeeN!的感覺這樣。」
「會把腦門往掛畫撞的八成只有你……」
 
(盆栽)
「沃森君,這樹裡面好像有什麼喔。」
「啊、是螺絲釘。似乎是之前搞丟結果讓貝爾先生吵翻天的東西呢。」
「吞下去會出人命吧?」
「不、我想他再怎麼離譜也不至於把這個吞下去……不、他會吞嗎……會嗎……還是撿起來吧。」
 
(鞋櫃)
「是鞋櫃嗎,似乎沒有放什麼。
……鞋拔……這個、如何呢……雖然從來沒聽說有人因為鞋拔而死……算了,萬一嘛、萬一。」
 
(器具架)
「嗯──?這是什麼。雖然有寫字,可是看不懂哪……
算了不管,拿走帶走。」
 
(客廳櫃子)
「嗯?這是什麼。」
「哇──哇──!太子さん、不能碰那個!」
「這什麼啊」
護身用的手槍,左輪手槍!因為真的非常危險所以請你不要亂碰!」
「……和妹子比起來哪個比較危險呢」
 
(右下實驗桌)
「喔?這是什麼。」
「哇──哇──!太子さん、不能碰那個!」
「這啥啊」
實驗用的硫酸,是化學劇物!絕對不要碰啊!」
「……比妹子還毒嗎」
 
(隔壁桌)
「妹子、妹子!你看你看、是鈍器!」
「只是一個普通的擺設品吧!請不要給東西加上險惡的總稱!
……但是,這的確能變成鈍器的樣子哪……還是收拾掉吧。」
 
(書架)
「嗚哇!噗啊!這書是怎麼回事!
……完全看不懂,這是哪國話啊。
但是這麼有份量的厚度,被書角K到的話好像會多個洞哪。拿走吧。」
 
(書櫃前桌面)
「嘿?這是什麼。」
「──哇──!太子さん、不可以拿啊!」
「這什麼東東」
實驗用的氫氧化鈉、NaOH因為是化學劇物所以不可以碰到喔!會脫層皮的!」
「……比妹子還刺激嗎」
 
(時間到)
「我回來了-……」

(與電話組合流!)
「歡、歡迎回來……」
「……總覺得、屋內空空如也的啊……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有沒有!什麼事也沒有,什麼都沒有啦!」
「累死了-……貝爾さん的誨暗喪志超累人的啦這混帳──」
「嗯?沒見過的人呢,新的研究生嗎?
還是說,是來猛烈嘲笑過著沒路用人生的我?啊啊、笑啊,你們儘管笑好了!
「不、我們並不是為了研究也不是為了嘲笑你才來的啦……這人還真厲害。」
「啊咧?不是嗎?」
「似乎是迷路了。因為外頭很冷就進來避寒了。」
「就那副打扮?在這裡?你們兩個是想死得不比我卑劣嗎。我才不比呢,如果輸了我會哭的。」
「我們完全沒有對那種比賽的幹勁也不打算要贏的說,怎麼辦啊?妹子。」
「請不要問我……
……呃、貝爾先生。我們是為了調查這個氣象異常的原因而來的。或許能找到阻止異常的方法也說不定。」
「咦?」
「氣象異常的原因?」
「原來如此,說不定會在異常事件發生的源頭呢,大王的靈魂。」
「雖然沒有確實的證據。不過我想應該會伴隨在異常事件的旁邊才對。」
「貝爾先生,天氣如果回復正常,設置實驗也許會再度被接受喔?」
「……嗯嗯──異常的原因……嗎……我啊、只要思考困難的事情就會想自爆啊……」
自爆!?
「大暴走!」
「明明就做了一堆同樣困難的實驗……」
「嗯──我知道了,可以稍微等我一下嗎?因為是氣象的事情,只要抓出最近的新聞之類的,就會知道些什麼也說不定。
沃森君,不好意思能不能幫我去附近的役所拿份報紙啊。因為這裡沒有。」
「知道了,我去去就來。」
「報紙?」
「其實我們不是在這裡,而是在一個真正的研究室進行作業的喔。為了設置電話的目的才來到這裡,所以沒有報紙。
我想調查會花上很多時間,你們趁現在稍作休息也無妨喔。」
「……不好意思,非常感謝你。」
「不用在意啦,反正設置許可不下來也只是落得閒。
不過……如果還是無法得知什麼有用消息的話就抱歉囉。那樣的話,我會住在馬桶裡度過餘生、原諒我吧……
「不用做到那種程度啦……!」
「啊、對了對了,我在役所拿到這樣的東西。你們要嗎?」
「可以拿的東西我們什麼都收啊,是什麼是什麼?」
*得到生命之種:增加己方單人HP上限

「……外頭轉成暴風雪了哪。」
「一直都是這樣嗎?」
「一入夜風雪就會變得格外強烈是吧。」
「嗯……」
「你們看看這個如何?很有意思喔。」
「知道什麼了嗎?」
「看、氣溫和降雪量。顯示我們這一帶、即使是在麻薩諸塞州也特別寒冷、雪下得特別多。」
「……真的耶。」
「然後呢,哪裡不對勁嗎?」
「波士頓是臨海的地區對吧。從海那邊會帶來溫暖的風,所以在冬天的這個時期,會往內陸的方向逐漸變冷。
比起位在內陸的伍斯特和春田市,波士頓應該要溫暖得多。可以說是麻薩諸塞州中,特別溫暖的地域。」
「這邊是波士頓的郊外,比起市街地區靠近內陸……但卻只有這一帶的氣溫特別低,也就是說……」
「……知道發生寒冷異象的正中心了?」
「一定是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喔。雖然無法定出更詳細的位置。
嗯─……我稍微把情報整理一下吧。沃森君,我到那邊做調查,請你把報紙上可用的資訊歸納出來。」
「是。」
 
「……貝爾さん、是一專注在研究就會忘了吃飯的類型吧。」
「是啊,他的集中力非常驚人喔。雖然偶爾會專注過度到看到幻覺。.
「我明白我明白,因為這裡也有一樣的傢伙在呢。」
「……你是指什麼?」
「就是在說你啦工作狂。」
是你對工作太過怠惰了啦!


=========================
小記:
沒看過這麼刺激的小遊戲,話說太子怎麼什麼都拿妹子當標準的?XDD
穿越時空與國界,與電話組合流,但貝爾的悲觀程度居然到達連太子都束手無策的地步,簡直太猛啦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