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色之中

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1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PG日和二次元篇之五翻譯


翻譯再一回~XD

今回揭開了二次元事件的裏面,以及角色之間的愛恨情仇!(誤很大)
不明房間內的女孩めぐっちゃん(←粉絲們給的名字)留下的日記,鬼男隱瞞的事情,部下們的決心……

 
……看來是回到有很多書的這個地方來了呢。
「呐、曾良君。」
「是?」
「不是『是?』吧!你為什麼這麼想像這樣坐在師父身上啊!?」
「我這次有換了一套方式了吧?」
不就只是從盤腿坐變成正坐而已嗎!反倒是膝蓋在背上刺激了某個微妙的穴道令人痛得要命啊!?」
那太好了呢。穴道按摩好像就是要痛才有效果喔。
「喔叭啊啊!不要猛壓啦!背好痛!!」
……不過,既然只是回到原點,那還是不得不尋找其他出口呢。」
「咿……真是被整慘了啦這混蛋鬼弟子……
但說到出口……出口會在哪裡呢?

(第一本日記)
從我出生之後開始,就一直沒有離開過這間房間。
雖然睜眼醒來時都會有準備好的飯菜放在這裡,但我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拿來的。
在我有書並開始閱讀後,我知道了文字。只是,我不太清楚、自己有沒有發出聲音。因為書中的人物雖然都在說話,但我卻沒有可以談話的對象。
為了忍耐無聊的感覺,我試著學書中與我差不多年紀的孩子那樣,寫起叫做日記的東西。
如果有人注意到我寫的東西就好了。

(第二本日記)
我沒有名字。因為不曾被人叫喚,所以也不必要。
但是,在書的裡面,每個人都被喚作一個名字。每個人都各有屬於它們的名字,那是為了自己能夠認識到我是我、非常重要的東西,我這麼覺得。
未來,我也會有被賦予一個很棒的名字的一天嗎?
然後,會有呼喚那個名字的某個人陪在我身邊的那一天嗎?

(第三本日記)
有一個時鐘的指針壞了。因為不知道修理的方法,只好放它維持原樣了。
雖然抽出時鐘的書來看,但實在太難我完全看不懂。明明這個時鐘、也是被某個人做出來的。
是誰做的、又是誰把它放在這裡的呢。我果然還是不知道。
我將時鐘的指針,悄悄放在我的床鋪下了。

(第四本日記)
有只有文字的書和、畫著圖案的書。想說有不有趣呢?於是接連看了很多畫著圖案的書。
一個人才在酷酷的說著話,下一頁卻又露出好玩的表情。這也許是生平第一次,我放聲大笑到肚子痛吧。
將來有一天,我想要到像這樣有很多人的地方去。
想要看很多東西、想要用這雙眼睛去看看很多不同的世界。
如果能到書裡去,那該有多好啊。

(第五本日記)
一早起來,沒有看到飯菜。
雖然有水所以今天就喝這個代替正餐,不過這種事還是第一次,胸口不禁砰砰跳著。

(第六本日記)
到今天已經是第五天、沒有食物了。
因為時鐘的短針轉了十圈,所以我想是過了五天。
肚子餓了。

(最左下書櫃有搞笑漫畫日和單行本並列)
第六集稍微露在外頭,要翻閱看看嗎?→是
寫著「永遠的獵人MASUDA」標題的話數裡,有許多只有對話框的格子。
看起來像是有畫人物上去,但找不到從上面消失的人物。

(第七本日記)
看著時鐘,我想起了在書上讀過的事。
好像是說人死後,會到六個世界的某處去。
做好事的人會到天國,作壞事的人會到地獄去的樣子。
那麼既沒有做好事,也沒有做壞事的我會到哪裡去呢。
我試著啃咬放在床底的時鐘指針,但吃不進去。

肚子好餓

(書皮沒寫任何字的日記)
在夢中、遇見了
有誰在、叫喚我的名字
呐、我
一路慢走,我自己
祝有個甜美的好夢

(書皮沒寫任何字的日記二)
我看到了光。
雖然刺眼得不得了,但我覺得比起這裡要好得太多了。

歌聲、我在書上看過叫做歌的東西。
我想這一定就是歌。
很美很美的、溫柔的歌聲。我開始想睡,於是閉上了眼。
如果捉住它,我是不是也能唱歌了?

(書皮沒寫任何字的日記三)
我一抱,大家就消失了。
我只是滿心歡喜的緊緊擁抱他們而已,但大家還是、從我眼前消失了。
我好難過、好難過、好寂寞。
不停哭泣的時候,不知道是誰來到我的身旁。
因為抱下去的話他一定也會不見,我蹲著什麼都不做,而那個人不知所措的直盯著我看。
然後,他對我說話了。
雖然一邊喀嘣喀嘣的邊吃邊說,但那個人對我說「妳沒事吧?」
我好高興。我、至今從來沒有這麼高興過。
不能抱他,但是無論如何都想碰觸他看看所以伸出了手,結果那個人啪地倒在地上沉睡不起了。
他是第一個和我說話的人。等他醒了,我想要請教他的名字。
然後,請他幫我想一個名字。
如果他願意、做我的朋友就好了哪。


「到底是為什麼呢,曾良君。
為什麼會有這種地方、為什麼非得要有這麼寂寞的回憶呢。」
「……也有很多不可思議的疑點呢。
寫日記的人、明明沒有回來過我們原先探索的這個地方啊」
「……走吧。我、待在這裡覺得好痛苦。」
「……我知道了。」

(探索的最後)
「啊!曾良君、你看!」
「是歪斜呢。看來只要進去就能回去了。」
「……你先請吧。從我先的話,你絕對會從我的上方掉下來吧。」
「無所謂。那麼,先走一步。」
「好耶!這次換我以師父之風『咚--』地降落在弟子背上啦!!」

(冥界)
夏蜜柑!!(註:柑橘水果名。)
「果然還是當踏腳墊的命呢,芭蕉老師。對你另眼相看了。」
「為、為什麼!?明明是我走在後面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
大概因為你是芭蕉老師吧。(上帝(→スーツの人)就愛整你啊……XD)
「畜生--!!」

(閻魔廳)
「啊--!!你們回來啦!」
「太好了,平安無事哪。」
「太子君、妹子君!你們已經回來啦!」
「讓你們久候了嗎」
「啊、不會不會!沒有等多久所以請不用在意。」
「……鬼男君,我把閻魔大王的靈魂帶回來囉。不過這一次不是我,而是進到曾良君裡面的樣子。」
「……抱歉,很辛苦吧?」
「嗯--嗯……,是呢,很辛苦。
非做不可的事情、還有非救不可的人也增加了。」
「……」
「不過、和決定出發去旅行那時一樣。因為是我決定、我所承諾的事情。雖然很辛苦,但我決定不輕言放棄。」
「鬼男君也、不會放棄的對吧。」
「……謝謝」
「呐--呐--芭蕉さん!我想聽聽你們遇到的事情喔!旅行見聞!!」
「等等、太子……!你是沒聽到他們兩人才剛歷劫回來……」
「好啊!!就告訴你成為摯友的男人同士與老鼠君的大冒險動作劇吧!」
「哇喲--咿!我也是啊,讓你聽聽變態小熊先生與小兔兔偵探有趣故事吧!?」
「……這兩人沒藥救了。」
「……」

(稍晚)

「……」
「打擾了。」
「……曾良,你還沒睡啊。」
「是的。不過其他人已經休息了。
想稍微,問你一些事情。」
「什麼事?」
「你有事情、瞞著我們吧。」
「……!」
「閻魔大王的事是真的。實際上,我和芭蕉老師也都有瞥見、並觸碰到他的靈魂。而吃了那個靈魂的靈體們落在各種世界,產生弊害。這也是、事實。
但在救了被吃掉的靈魂後,會有歪斜產生,我們便回到這裡。
我在想,歪斜為什麼會像是為了送我們回來而產生。

……你是,在沒有回到這裡的確實根據下讓我們前往其他世界的吧?」
「……敵不過你呢。居然只靠自己所見的情況,就能做出這樣的判斷嗎。」
「天性使然。」
「……在聽太子和妹子講述時,我在想、大王是想回到這裡來的。
不……與其說是、『這裡』……不如說是他所熟知的人事物居住的地方比較好吧。你有看到了吧?關於大王他的事情。」
「是的。」
「雖然身在閻魔大王這麼偉大崇高的地位,卻是又蠢又白痴又是膽小鬼還是個變態。完全就是個無三小路用的神明。
……更是個、比任何人多一倍、感到寂寞的人。
……你們去的歪斜,是吃了靈魂的靈體的足跡。這是,和你們談話後得知的。
而冥界的歪斜,在你們來之前是關閉的,所以我設想到、你們前去的歪斜也是會隨後關上的。
所以回來的歪斜、只能寄託在大王靈魂的歸回之意上,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無法保證能回到你們原本的世界,也沒有證據表示一定回得來這裡。」

「……對不起。」

「……我明白了。
要是閻魔大王的靈魂沒有回來的意向的話,我們會有不得不在另一個世界終其一生的危險性、這樣。
只要對此有充分的認識就很足夠了。」
「認識……?」
「剛才的談話,我不會告訴芭蕉老師,不過、就算說了那個人還是會往前邁進的吧。因為他擅自做約定、又擅自做了決定。唉、他一直都是這樣的。
……另外那邊的兩個人,不用特意說明也沒問題的吧。」
「……是呢。」
「還有一件事,想要請教一下。
消失的人們,到哪裡去了。」
「……我耳聞過這件事。似乎是說、他們被黑影吞噬了吧。」
「在我們原本所在的地方,貌似是被吃了大王靈魂的小女孩靈體吞吃掉的樣子。」
「……抱歉,因為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可以參考的狀況。我無法回答。」
「……這樣啊。」
「我會在我了解的範圍內調查。……不過,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非常感謝。總之想問的就是這兩件事了。往後再有什麼的話就請你多幫忙了。」
「……曾良。」
「是?」
「……是否回得來無法預測。回不回得去原本的世界也是未知數。即使如此,也沒關係嗎?」
「那個人往前走的話,我也隨他前行而已。我說過吧,就算將剛才的話告訴他,他也絕對不會停止腳步。
……但倘若你做出、阻止那個人的腳步而使他無法詠頌徘句之類的事情的話,
管你是鬼還是什麼東西,我都會切落你的首級。
……不只是你,我絕不會讓任何人成為那個人編織言語的阻礙。
這是我、作為陪同者的工作。」
「……到哪裡都很相似的樣子啊。」
「有不牢靠的上司在的人,每個都像這樣吧。」


「果然,聽到我們談話了是嗎。」
「你注意到了呢。」
「大王的秘書,應該也察覺到了。」
「……因為,我很不擅長躲藏啊。
消失的人們,不知道去了哪裡。或許會回到這裡也說不定。」
「你要留下來嗎?」
「曾良さん也說過的吧?我也一樣,太子說要走的話我就不得不跟著他去才行。
那是,我所決定好的。」
「相似的人齊聚一堂,還儘是好強固執的性格是嗎。」
「我可不想被你這麼說。你根本、就不信任我們嘛。」
「……啊呀,你注意到了啊。」
「因為只有芭蕉さん而已啊。被叫名字的人只有他。
不管是我還是太子和鬼男,你都完全不叫名字。這不是明擺著嘛。」
「芭蕉老師就沒有發現呢。」
「太子一定也沒注意到。」
「這個嘛,那就難說了。」
「……?」
「說我不信任你們的人是你。可我並不是個寬懷到能信任有所隱瞞的人的人類。
你的上司。有著能以聰明才智判斷事理的部分。」
「太子他?聰明?怎麼可能……」
「立足、領導於千萬人之上,說到能夠成為象徵的人物一般而言都是屬於隱瞞高手的人種喔。
那個人比你所認知到的,更加留意著事情狀況、見到的人、走過的地方。稍微留心多觀察看看對你也不壞。」
「……觀察笨蛋……」
「試著寫本飼育日記也許會很有趣呢。」

「……有朝我認同你們的話,就讓我不客氣的直呼你們的名字吧。
那麼,先行一步。」

「總覺得,該說他是可怕的人呢,還是個狠角色……
……曾良さん說他不會告訴芭蕉さん,或許會回不來的事情。一定,是因為曾良さん很瞭解吧。就算說了也不會改變什麼。……而且,
……芭蕉さん有可能會留下曾良さん,自己一個人前去吧。
因為芭蕉さん他,是自己決定自己邁進的步伐。而說是保護,曾良さん其實不過只是追隨著他而已。
……我也一樣。沒資格說他呢。

說什麼無法相信有所隱瞞的人,這不是在說連自己都無法相信自己嗎。」






===========================
小記:
日記的部分讓我超想哭的!日記雖然還是不能讓我完全了解全般情況,但好悲傷……話說書皮沒寫任何東西的日記(第八本),內容可能會翻譯有誤……因為一時不能理解指的是什麼,大家就--將就著看吧(爆
走出漫畫的原作者化身MASUDA去向不明,好緊張~

這一次也看到芭蕉さん是多堅強的人,曾良是不是也會害怕被留下來呢?他用自己的方式追隨著芭蕉さん,除了芭蕉以外的人都不相信,啊啊~這傢伙該怎麼說他才好!(焦躁)
鬼男批判自己的上司真是毫不留情(笑),不過這三個做部下的,真的意外地很相似呢~
然後就是我超喜歡太子大智若愚的這種設定……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