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色之中

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1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PG日和二次元篇三、四翻譯


最近好多事要忙……以後翻譯可能會龜速(汗)
一樣繼續呼喊:恭喜RPG日和再開!更詳細資訊請參閱之前的網誌XD

愈來愈精采囉~到底平田與小夜的重逢會……



 
筆記殘頁:7:50
*調查櫃子得到:
劍聖大和:破少年月刊連載,由夢野欠片編繪的漫畫,噗滋!(註1)
LOVELOVE萌果第七集:萌山萌まく朗的代表作。附有在簽名會簽的名。(註2)
註1:原作第五集85幕,動畫2-6
註2:原作第八集142幕,動畫2-10

噴水池中央石碑:9:45

(斷垣殘壁中)
「……這附近都毀壞了哪……」
「……不知為何,總覺得似乎比我之前來的時候又更壞了一點……」
(碰乓)
「……!」
「……有人在呢。」
「咦、欸!?什麼、有誰!?」

「快、快來人……救我出來啊……」
靠……!
「咦……怎、怎麼回事啊那個人……戴著內褲……」
「那、那邊的那個誰!救我啊……
咦是平田!這不是平田嗎!」
「……好死不死偏偏是這傢伙、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啊……」
「你們認識?」
「我是那傢伙的競爭對手!是情敵!」
是無關的陌生人(平田你……XD)
「等、等等!認識啊!我們超熟的!所以說幫我把壓在身上的瓦礫移開!」
「啊--……真夠煩的……你好歹也是個拳法家吧,那點瓦礫自己動手啦……」
你是在叫我靠自己的腕力移開瓦礫嗎平田。那是不可能的要求。
「這沒什麼好擺架子的吧!?」
「……呐、是叫競爭對手……沒錯吧。你在這裡做什麼?撿栗子嗎?
「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又是怎麼看會認為我在做那種美好的秋天行事啊。你眼睛沒問題嗎大叔……」
「我、我可不想被內褲男這麼說!」
「……話說。你究竟是在這裡幹麻?」
「都是你的錯喔平田!因為你沒有保護好小夜才會變成這樣的啊!」
「……你、知道小夜到哪裡去了嗎?」
「啊啊,知道啊。再怎麼說,我可是你的、情敵嘛。」
不用一直強調那些無用的部分啦。我根本沒承認你是那種對手
「……平田君,比想像的還要辛辣……」
「……嗚……總、總之!小夜他啊,就在從這裡直直走正前方的塔裡面!」
「……總覺得,未免太容易了哪……真的在那裡嗎?」
「目擊到的可不只我一個人喔。」
「除了你以外還有別人在嗎?」
「啊啊、我有一個先去幫我偵查有沒有人在的搭檔在。」
「……搭檔?」
「沒錯,有如阿哞的呼吸一般親密得無須言語。因為我們來往了很長的時間啊,再怎麼說也是相處了五個小時之長。」
好短!!
「在前方深處啊……知道了,總之我會去看看的。」
「萬事小心,平田。敵人可是非常強的喔。」
「……你是、為了救小夜卻被敵人打倒了吧……然後,才會被壓在這堆瓦礫下……」
「不是,我是想在搭檔回來前稍做休息,結果一靠上牆壁後牆壁卻突然變得脆弱然後就崩毀了。」
……
「……啊、是喔……」
「好,那我們走吧。」
「話說回來曾良君,你從剛才開始就一言不發耶,怎麼了?」
因為我什麼也沒看見。
「……曾良君……」

(三人默默往塔的方向走去)

「……嗯?等、等一下啊!把我救出來再走啊--!!」

(高塔)
「是這裡嗎?高塔……」
「也只有這麼一座宏偉的塔了呢。」
「……沒有人在啊。那傢伙說的搭檔到底是……?」
「搭檔、是在說我嗎啾?」
「欸!?」
「這裡啦啾!這裡!在你的腳邊啾!」
「老……老鼠?而且在說話……!」
「故事的裡面……是這麼一回事吧。因為在某一個故事裡,有這一隻老鼠登場、的緣故。」(←至於故事可參照動畫3-10)
「啊--……原來如此!」
「就是你嗎?那傢伙說的搭檔。」
「那家伙?啊啊、是噢內褲!嗎啾?」
「……那傢伙、又用那句怪聲亂叫了啊……」
「因為他的嘴實在很臭,我就跳上他的肩膀毆了他一拳啾,然後他就發出那種喊叫聲倒地不起了喔啾。」
「之後我又用腳踹他,他就一直叫我搭檔、搭檔的。吵得受不了就勉強收他做弟子了啾。」
「……平田君,那個孩子啊……」
「他才不是我的競爭對手,絕對不是。」
「……呐、呃……叫你小老鼠?可以嗎、你的名字。」
「我叫啾作喔啾,是你吧啾?噢內褲!他說的平田平男。
不過,他說你比他還要弱……但看起來、怎麼想都是那傢伙更弱才對啾。」
「所言甚是。」
「……有個辛辣的人和老鼠……」(芭蕉さん快絕句了XD)
「……呃、我跟那傢伙誰強誰弱現在先不管。你知道這座塔裡有什麼在嗎?」
「塔裡面有什麼東西,我雖然不清楚啾。」
但是,修斗君一定就在裡面啾!有人說看到模糊的黑色物體、進了塔裡往塔頂去了啾!」
「修斗君?」
「……是我真正的搭檔。
足球很強,是隊伍裡的王牌射手啾……擁有名叫GREEN EMPEROR(綠茵帝王)的不可思議的能力,是我自豪的搭檔啾。
「……難道是」
「……看來和我們剛到這裡時、你告訴我們的內容中提起的似乎是同樣的人物呢。」
「……你是說他、被擊倒了……?」
「……修斗君不在了之後,我拼死地四處逃命啾。
但是我不要再逃了。我認為光是害怕黑影而逃、一味的恐懼是什麼也辦不到的啾。
所以我到處奔走,找了很多地方便到了這裡啾。」
「……什麼也辦不到……嗎。」
「噢內褲!說的小夜,我有看到他被帶進這裡的啾。」
「……去嗎?」
「啊啊、要去。」
「……啾作君、就在這裡等我們吧?你身子那麼小,很危險的喔。」
「說什麼啊啾!我也要去啾!我也有、想要拯救的人在啊啾!?」
「啾作……」
「你就隨便牠來不就好了嗎。反正就算將牠留下牠也會跟過來的,那隻老鼠。」
「那邊的大哥、你很了解嘛啾!」
「……真是、沒辦法哪……那,你就上來我的肩膀吧。」
「因為是後衛,是最不會動的喔。那個人。」
「吵、吵死了--!沒差啦!有你們兩個在前頭努力就好了嘛!」
「……這些人、真的沒問題嗎啾……」

墓標上的文字:5:55

(塔內)
「……這一次,景色就沒有改變哪。」
「好奇怪呢啾。照最近一般情況來說,都會和塔以外的其他地方接在一起的啾。」

「……怎麼了,芭蕉老師。」
「……呐、曾良君」
「是?」
「從剛才開始,心臟就好痛。」
「……是受傷了?」
「不是……是在哭泣。我、知道的。閻魔大王在呼喊。
他、會不會就在這裡呢。」
「……這樣啊。」

*路上拾得物品
生命種子:增加己方單人HP上限值50

路上的信:11:49

(調查罐子)
「坐在別人的肩膀上移動果然很輕鬆,真好呢啾!」
「修斗君、沒錯吧。跟你搭檔的那個男孩子。你們總是像這樣一直在一起吧。」
「是啊啾。……雖然想這樣說,但其實不是呢啾。」
「是這樣嗎?」
「……等注意到的時候,我就站在修斗君的肩上了啾。到底是什麼時候遇見彼此的,我想不起來啾。
雖然從來不會覺得寂寞什麼的,但我曾經思考『為什麼呢』啾。……結果還是不知道答案呢啾。」
「……因為是在故事裡面……是嗎……」
「怎麼了啾?」
「……沒什麼,什麼事也沒有。被黑影吞噬的人們,如果都在這裡那就太好了呢。」
「對啊啾!我會來到這裡就是為了找到修斗君啾!我要他和我再一起去踢足球喔啾!」
「等、哇、哇!啾作君,在肩膀上亂動很危……!」
啾--!!
「啊-啊-!掉下去了!所以我不是說了嘛!」
「啾--!壺裡面好暗啾!好可怕啾!我、我想趕快出去啾!」
「好好好,我知道了啦!嘿……喲……」
「……嗯?這是什麼?」
「得、得救了啾……那是什麼啊啾?」
「不曉得呢……是放在壺裡的。是什麼?……去海邊的十一人?」

*"去海邊的十一人":レッツ剛田為什麼會在第九名。
(註3:海に行くイレブン,原作漫畫"最喜歡遊戲的兄弟"系列出現,弟弟二郎叫哥哥去買遊戲,但是哥哥卻每每搞錯遊戲名稱買些鬼東西回來,海に行くイレブン是一款只需連打△鍵的怪遊戲中,一支由十一個名字奇怪的人組成的選手隊伍。レッツ剛田諧音Let's go,是這支隊伍裡的其中一個選手,卻在巴士出發時被所有人遺忘,於是眼睛充血邊怒喊殺了你們,邊追在巴士後面,跑得比巴士還快。不知道為什麼是人氣票選第九名。)
掉落在路上的掛飾:99:99

(路上的信)
長久的錯誤 於安寧中消失吧
來回一遍又一遍地 編織音色
道標已經在你的面前
追尋道標 展現你的意志
追尋道標 於安寧中消失吧
指示前往光明的 道標

解完謎在時鐘鐘擺處拿到聖石:為了打倒萬惡的魔王所必要的石頭。使用後可以恢復全體少量HP(這也是原作85幕動畫2-6劍聖大和的梗,要得到這個石頭才打得倒魔王,但被迫三頁完結的情況下改成即使沒有石頭也能打魔王【感謝veras補充】)

(第?層)
「……按照之前從外面看這座塔的感覺的話,差不多也該出塔頂了才是……
……果然、還是不行嗎」

(牢房前)
「有、有牢房耶……」
「……床很乾淨哪……也許有誰在也說不定。」
「你說有誰在,是指誰?」
「順利的話、就會是你的戀人……是吧」
「你是說、小夜他在這裡嗎?但是,說是其他人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吧?」
「當然也有可能,但光靠目前得知的訊息,說到被帶走的人除了他就沒有了。
像是被黑影吞噬、或者是遭到攻擊倒下。倘若這隻老鼠說的都是真的,你的戀人就逃過了這兩者可能,活著、而且被帶到了這裡。
用某人被抓住這樣的觀念去推測的話,是那個戀人的可能性就很大了吧。
其他人原本就沒被抓住的情況也是有的,但、

……或許已經沒有時間了。」
「沒有、時間……?」
「曾良君,等、你等一下!沒有時間、是什麼意……」
「牢房的門是開的,卻沒有人向塔外移動的痕跡。這樣說的話,帶走他的犯人恐怕是要把那個戀人用於某種手段上……就是這麼一回事。」
「……!」
「啊!平田君!」
「啾作,請你先去阻止他。我們隨後就追上去。」
「我、我知道了啾!」
(於是只剩下師弟獨處,氣氛十分凝重)

「曾、曾良君……」
「可以嗎芭蕉老師,請你仔細聽好了。」
「欸?什麼……?」

被黑影吞噬的人們,恐怕、不會再回來了吧。

……!?
啾作說過,牠是沿途調查搭檔的消息,一路找到了這裡。
但尋找一個不見蹤跡的人的線索想必非常困難吧,所以啾作牠、才會追尋黑影源頭的消息,事情就是這樣吧。
尋找這種實際情況令人懷疑的消息要花很多時間。就在這一長段時間裡,那真身不明的東西都在這座塔裡。
我們掉進這個世界一開始不久,就遇到了那個人並聽他說明過情況了吧。關於、很多人被黑影吞噬掉了,這件事。
所以我,在聽到啾作所說的話時認為、被黑影吞噬的人們會在這裡。
但是一路來到頂端,別說是那麼大陣仗的人數的說話聲或腳步聲了,甚至沒有一點他們的氣息。
馬上……就會到達這座塔的最頂端了吧。要是沒有什麼躲藏之處,就代表這座塔內沒有其他人了。
然而,你說過閻魔大王的靈魂就在這裡。……也就是說,和啾作猜測的一樣,產生出黑影的源頭就在這座高塔。
……雖然這裡就是源頭,但一定沒有牠尋覓的對象。早在被黑影吞噬的時間點就沒有了。

曾良君、別再說了!那全部都是你的猜測吧,實際情況如何還不知道不是嗎!
因為、或許還有其他的地方,大家也許還平安無事的躲在某處啊……!
……是啊。全部都是猜測。或許如同芭蕉老師所說,所有人都平安無事。
我說的不過是最糟的情況罷了。所以說,是『可能會有這樣的情況』,如此的推測。
……我想救他們。
……是嗎。

(兩人追上平田與啾作)

平田君……!
沒事的啾!我已經說服他了啾!
……抱歉……
沒關係。聽到那種話,會慌了手腳是很正常的啦。我們快點去救小夜吧?
……啊啊

(最上層)
……曾良さん」
「是?」
「我被啾作說了。牠說有想保護的人、有想拯救的對象這點大家都是一樣的。
為了那個目標而盡自己所能,和魯莽地胡亂猛衝,兩者所能夠成就的事是不一樣的、牠這樣訓了我一頓。
……雖然落到被一隻老鼠教訓,是很丟臉的事啦。
「……什麼守護世界啦、回復世界原貌諸如此類的事啊,我覺得、我果然做不到像那麼偉大。
不過,我想全心全意去守護一個人。
……就是這麼一回事吧?曾良さん說過的,變得更加堅強、不管是人還是世界都是一樣的那些話。
去保護那個人,在那之後、就會與世界貼緊。只要能守住一個人,守護世界一事就會緊隨在後。
……這個嘛,事實到底如何呢。
……真不坦率耶你。
我、會變得更強的。為了能夠保護那個人。
「平田さん」
「怎麼?」
「走吧。你想保護他不是嗎?」
……是啊。

(塔頂)
「這、這裡是怎麼回事……?我們應該出了塔頂才對……
「感覺像是浮在半空……又連結到不同的地方了嗎?
「踩、踩不到底啊啾!?」
……啾作,安靜一點……好像聽得到什麼聲音。
「聽到什麼……?
……,……
「人的聲音?」
……一個人 孤零一人 轉啊轉 轉啊轉 時鍾的指針轉啊轉 來回的轉
……從四面八方……!?
無論身心都 來回的轉啊轉,
好寂寞 好寂寞 寂寞不停的循環 不停的循環往復
「耳、耳朵好痛啾……!
全部 全部都 在一起 的話,
就能多少忘卻 寂寞 、就能回到最初 了嗎
「曾良君!他在,就在這東西的裡面……!大王的靈魂!」
時鐘、心、身、世界、夢、希望、絕望、悲傷、光明、黑暗、寂寞也是、寂寞也
……可惡,到底是什麼東西……!?
一路慢走 祝你有個甜美的好夢
「來了!!」

(進入戰鬥)
在哪哩……!?
「滾出來!你把那個人,還有大家都帶去哪裡了!?」
一個人 孤零一人 夢也是 希望也
什麼都 一切都
……似乎不是個會聽我們說話的對手呢。
……怎麼辦……!

(脫離戰鬥)
……在哪裡……!
「不妙了啊!再這樣下去……
「可惡……!」
「我不要啾……就這樣再也見不到修斗君,我絕對不要啾……!
「啾作君,你不能出來啊!」
把修斗君還來啾!把大家還來啾!我絕對不會、把我最重要的人交給你的啾!!

……那是
「在天空有什麼……看得見呢,是什麼?
「足球……?
……是修斗君的啾!是修斗君的球啾!

(進入戰鬥)
啊啊 好耀眼 好耀眼的 夢
滿載光芒的 夢想 希望」
好溫暖啊 啊啊
 
 
「這是……
……吃了大王的靈魂……不明黑影的原形?
「點亮光明,就會出現影子……就是那麼一回事吧。

好寂寞 好寂寞 我不想
孤獨一人啊(閻魔大王的口氣!?)

(再戰)

好寂寞、好寂寞
不能 待在 我的身邊嗎
……和小鈴、一樣
「芭蕉老師?」
……只是太寂寞了。沒有任何人在,所以非常的寂寞而已。然後,就……
……即使如此,
也不能渴求到、去犧牲其他的人。
……
(戰鬥結束)

……
……和芭蕉老師觸碰到的光芒一樣……

「如果我不在的話,這裡也就不存在。」
「但我卻不是為誰所生」
「我不在任何地方」
「說我是存在著的證據,哪裡也沒有」
「只要我期望的話,這裡的一切事物都能毀壞。
即使如此,我還是宛若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持續循環下去。」
「呐、鬼男君……
「一個人、真的是很寂寞呢。」

……人類的先祖,第一個死亡的人類……嗎

……這一次是,進到曾良君裡面了呢。
「似乎是這樣呢。說是記憶……倒不如說,是閻魔大王的思緒更為貼切也說不定。
我看到了陌生的背影。和你看到的、聽到聲音過的八成是同一人物吧。
「是嗎……

「啊、呐曾良君,這裡是……
「似乎是塔的內部哪……我們回來了嗎?
……啊!牢房裡有人在喔啾!
……小夜!(咦!?囧)
「小夜!?太好了,找……

(感動的再會……還是一場夢魘?XD)


…………
「小夜!」
「平田君……!」

「欸、等、咦、那個,曾良君……小夜是、欸?
你是指什麼呢。我什麼都沒看見啊。(二度無視了啊啊曾良君!囧)
……啊、是喔……也是呢,嗯……好不容易的再會嘛,不能打擾他們呢……嗯……
……啊咧、啾作君?

……修斗君、不在啾。除了這個球以外,什麼都沒有啾
「大家、都不在啾」
「芭蕉さん,大家都到哪裡去了……!?」
……啾作君……
……

伏見桃花雨 霖於我衣。(わがきぬにふしみの桃の雫せよ)

……你說什麼呢,那些話……?
……這是我以前和一個相識的人再會時,滿懷喜悅而寫出來的俳句喔。因為很開心,那時很流暢就做出這麼一句了。
因為曾經放棄再見那個人一面,所以當時真的高興得不得了。覺得沒有放棄真是太好了。」

「呐啾作君。我啊,最喜歡和人在一起了。你也是這樣吧,所以才會尋找著修斗君。
……我也會幫你找的。雖然不能和你一起,但是為了能讓你再次和朋友一起玩,我也會在別的地方幫你找的。
所以不要哭。平田君也會幫我們的。你並不是一個人,對吧?
……芭蕉さん……

……似乎來是迎接我們的呢。
「要回去了嗎啾?」
……請幫我傳話給平田さん,啾作。告訴他『這一次、要將重要的人保護好。』
「不要放棄喔啾作君。我也不會放棄的……!

你不是、孤獨一人




========================
小記:
好吧,原本我是想拆兩回更新的,可是按動畫內容來說會字數不均,就全上了,當作大放送囉XD
在這篇登場的角色都是三期動畫的角色,還有原作一些有名的梗,順到一提最近大陸配的平田世界還滿好笑的,大家可以偷偷去YOUTU找找~
其實我很想給這回一個副標:名探偵っスか!曾良くん(是名偵探嗎!曾良君)XDDD有好大一段推理,說有多帥氣就有多帥氣!有沒有發現曾良最後改變了對平田的稱呼方式?這是個伏筆喔~呼呼XD
芭蕉さん最後也是激勵人心!看到曾良的表情也因為芭蕉さん的話語轉變,更是動容啊!雖然要怎麼翻這首徘句讓我傷透腦筋……這首徘句似乎是寫給一個上人,地點就在桃花很有名的伏見,再詳細我就不懂了,繼續說會見笑吧XD|||

關於這次翻譯,因為出現了很多めぐり、めぐる這樣的單字,有循環的意思,在這一篇不但表示了時鐘迴轉的模樣,也代表了めぐりもの這個不知名的女性不斷重複的寂寞與悲傷,不知道翻譯出來的結果能不能讓大家感受到呢?
然後就是前後呼應的孤獨主題!不想要孤獨一人的閻魔大王與めぐりもの,最後芭蕉さん的這個結尾讓我好感動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