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色之中

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1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PG日和二次元編之一、二

呀比~將近一年不見的日和翻譯XD(靠北)

因為有人支持,所以本來可能會停止更新的這個項目才能繼續下去!非常感謝!雖然不知有多少人會看這些翻譯,但是透過發表這些文章,我知道日本以外也是有日和同好的~
因為最近事務繁忙,本來想把二次元翻完再丟上來,卻花了太多時間,決定還是先貼兩回份。

再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RPG日和最新的遊戲檔案已經配佈了,位置我將放在這篇網誌中,請大家自己去下吧,對了對了,有件事很重要先說一下。

在這個部落格中發布的有關RPG日和在NICO非公開社群的消息以及遊戲下載位置等文章,到達一定鍵閱人數後會被我關閉喔~至於多少人數是我心中的一把尺,就這樣~請各位記住並盡可能低調!



 
……不想孤獨一人啊
只要我期望就會壞滅的喔,這種東西。
即使是你也是如此。
明明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吶……一個人是很痛苦的呢

「好、痛痛痛……沒想到會用臉朝著地面的趣味姿勢狠狠摔下來……」
「總、總之先起……」
「……這裡怎麼了,到處都在燃燒……?」
HOMEPA叭啊啊啊啊!!」
「哎呀,不好意思。」
「所以說,為什麼你會大搖大擺地往師父的後背掉下還盤腿坐在上頭啊!?第二次了喔,你個混蛋!好重!」
(コンチキショウ←懇請解讀……)
「是芭蕉老師隨地亂碰些怪東西才會這樣的吧。並不是我的錯。」
「……我、不是我的錯吧……」
「是你的錯吧。不過也沒什麼不好呢,要是能看到你有趣滿載的丟臉行徑的話。」
「嗚、嗚咕……弟子正說著可怕的話啊……」
「……好了,這裡是哪裡呢。看來是從剛才的房間出來了,但是四周都在燃燒。」
「哪裡啊……搞不懂。可是總覺得,有種很強烈的違和感……」
「違和感?」
「…………那邊房子有人影。看來有誰在呢。」
「欸?」
「……」
「誰、是誰……?欸、哇!?朝這邊衝來了……!!」

(平田登場!!沒有人不知道他是誰吧XD他可是人氣很高喔)

「是人呢。」
「……!」
「想打嗎。我倒想請你將這股幹勁保存下來作為良好的勞動力呢。
……但若是你想討打的話,那就請吧。」
「等、等一等,等一下啊曾良君!這孩子受傷了,不可以和他戰鬥啦!」
「吶、我們兩個,並不是為了和你戰鬥才來到這裡的喔。你身上帶傷的話讓我們給你治療……」
「……不是嗎……?如果不是那些傢伙的同伴的話,那為什麼……」
「嗯?」
「……不、沒什麼。剛剛很抱歉,擅自認定……」
「沒關係了啦。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和我旁邊這孩子,都沒有受傷什麼的。」
袖子弄髒了。
「真是的──、曾良君!」
「……」
「啊──……該先作個自我介紹才對呢!那邊的是曾良君,」
「然後,我是奇蹟的(miracle)俳聖松尾芭蕉!」
「稱作大叔就可以了。」
「火大──!我的心還是個少年啦!!」
「……我是,平田。平田平男。你們兩個,是從外面來的吧。」
「外面……?」
「先等等,曾良君。待會再問吧?平田君的傷口、要先醫治才行。」
「……受不了,這麼悠哉的。」

「……芭蕉さん和、曾良さん,是吧。剛剛真的很抱歉。」
「嗯,別在意了。」
「你們似乎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所以我就告訴你們吧,這裡絕對是跟你們出生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喔。」
「我們是在拿到一本書的瞬間,掉到這裡來的。」
「你在剛才,仰望了所謂的”外面”,我們所存在的地方是外面的話,這裡就是裡面。」
「對,這裡是,裡面。」
「書的裡面、哪。」
「那本、發光的書裡面……!?」
「漫畫中的世界,真要說的話就是二次元。雖然我不曉得芭蕉さん拿到的書是什麼,但一定是那些傢伙幹的。
「……那些傢伙,是在說誰?」
「……那個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地來到這個世界,然後將全部連接在一起帶走了。」
「將全部連接在一起?」
「原本,這個世界是被一個個分離的。所謂的故事,就是一個一個、每個內容都不同對吧?」
「然而,那卻全部都給彙集成了一個。變成了像是我原本存在的場所裡,有其他漫畫的居民進進出出,這樣一個奇怪的世界了。」
「……可是,現在幾乎沒有任何人在了。」
「沒有任何人在嗎……?因為,要是全部連結在一起,不就會有相當數量的人在才對嗎」
「……大多是被黑影吞噬了。被自己的影子呢。就算沒事的傢伙也,被四周湧出的黑色物體打倒了。」
「但是,最初是有很多樣的傢伙在的喔。」
「……有怎麼樣的人在呢?是漫畫世界的話,有趣的人好像也會很多。」
「啊、我倒是沒想到還有其他超越你有趣的累累人材啊。」
「……那個、並不是稱讚吧曾良君……」
「是啊,完全不是。」
「火大──!!」
「……哎呀,先把芭蕉さん怎樣有趣的事放一邊吧。
「我想想啊……有大叫著『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新必殺腋!』,卻很乾脆地被敵人秒掉的像是勇者的人啊、」(劍聖YAMATO……囧)
「還有可以使用名叫GREEN EMPEROR(綠茵帝王),操縱草皮生長技能的足球王牌射手啊、」(動畫3-10,得分!閃耀射門XDD)
「以及邊叫著『我才沒有朋友呢!』邊踢球,從臉上長出手腳讓人搞不太懂的生物之類,相當多樣喔。」(內田內夫……參照原作第二集囧)
「……到底是厲害還是不厲害,我搞不太明白……」
「說起來,還有一個穿著黑色大衣,很不可思議的人……」
「只說了句『這裡就交給我吧』,然後就不知去向了哪……」動畫3-7,日和原作者的化身,永遠的獵人MASUDA……!)
「黑色大衣?」
「……啊啊、不是。那個人大概不是敵人,因為他和我們有相同的感覺。」
「看來你似乎,能夠分辨像我們這樣屬於外面的人、和裡面的人呢。」
「說起來的確是這樣呢。對我來說,你和我們都一樣、不管怎麼看都同樣是人類。」
「在我看來也一樣,但就像是我在察覺到時就明白過來那樣……明白自己是二次元。唯獨這點,我只能說是一種感覺啦。」
「……然後,舉例『那些傢伙』、就感覺是外來者是嗎。」
「我想不會錯的。事實上,把其他漫畫那樣子結合在一起的把戲,對我們來說是絕對辦不到的。」
「只要不從外面、施加某種壓力。」
「……曾良君,你怎麼想?」
「這個嘛……關於剛剛提到的那些說三道四的詭異故事,詳情我雖然並不清楚。」
「但是說到黑色的不明物體,要是是像我們在冥界看到的怪物物種的話,這裡有閻魔大王靈魂的可能性就很高了吧。」
「閻魔大王的、靈魂?」
「是我們在找的東西。……也許,你們的世界會變成這樣,是因我們所找的東西而起也說不定……」
「……」
「……對不起。」
「……不,你們兩個並沒有直接的作為吧?那樣的話、我對你們發脾氣也太沒道理了。」
「……我也、有個正在尋找的人。」
「正在尋找的人?」
戀人……嗯──、我想是戀人吧……有這種感覺……
「是戀人、還是不是戀人……?總覺得好曖昧的說法。」
「是叫做小夜的人。不、與其說叫小夜,不如說是夜先生……」
「啊……那個人啊,失蹤了。我沒有看到他被影子吞噬、也沒有看到他被黑色物體擊倒。我想他或許是躲在某處了,所以在找他。」
「然後,就碰上了敵人而且還負傷了、吧。」
「……」
「啊、呃……吶平田君,那個小夜、是個可愛的人嗎?」
「啊啊、嗯,可愛啊,大概吧。
「是嗎!如果是那樣可愛的人,那不去好好地找、把他救回來可不行呢!」
「曾良君,可以吧。」
「……我也沒有阻止的理由。因為也許也會順道找著我們在找的東西。況且最重要的一點,就算我有阻止你還是會讓平田さん同行的吧。」
「不愧是曾良君,很了解了嘛!」
「你們要幫我嗎……?」
「比起一個人,三個人一起去找不是能更快一點找到嗎?相對的,也要一起找到我們找的東西呦!」
「……知道了。我願意協助。謝謝,你們兩個。」


*平田平男的裝備
武器
棕色.拳套
原本是保護用的皮手套。拳頭的部分很堅實,不會傷到手。
頭部


身體
淺藍色寬鬆無領運動衫
平田穿著的長袖無領運動衫。因為是漫畫世界,所以有即使弄髒了也會馬上恢復的便利功能。
裝飾品



*平田的技能:
氣功掌底(於掌心積氣後,朝對手施放。但並不是會跑出師傅哥哥的那一招)
迅風腳(以如風般的矯健,將對手踢上天。)
查克拉(恢復自身體力,同也上升少許攻擊力。)

(調查眼前房子)
門關得緊緊的。
「……這裡,是小夜家……」
「……?有什麼東西夾在門縫。」
得到深藍色的頭巾
「……不快點找到他不行。」

*深藍色的頭巾。似乎是小夜熬夜作的。

*調查民宅旁的桶子+路上寶箱獲得物品:
十德後染:將白布料加以染色後製成的十德裝束。被文化人所愛用。和服羽織。
十德先染:以染成黑色的絲線織成的十德。讓曾良君穿黑的是出於作者的興趣。
三度笠:原為飛腳所愛用的,具有相當強度的斗笠。

  • 註一:後染,將先織好的白布加以染色,即所謂「染的和服」,著名的友禪染即屬於此類。先染則反之,先將絲線染色後再織成布。
  • 註二:羽織指的是和服外套,十德也是其中一種,室町時代典型的武家服裝,到江戶變成醫師、儒者、繪師等的正式服裝……的樣子(遭毆)。
  • 註三:飛腳類似現今的郵差,在日本實施郵便制度前大大盛行,特別是江戶時代。
參考資料:日本維基百科、風俗博物館(http://www.iz2.or.jp/top.html
下次去圖書館研究一下好了……看都看不是很懂(死)

(雪山)
「好、好好好、好冷!?」
「……雪山?」
「等、先等一下!為什麼突然就接到這種地方來了!?」
「我們、到剛才為止應該都是待在燃燒的村子內對吧!?」
「我說過吧。全部都混雜在一起了。所以會有從一個故事世界的某一端連接到不同故事的世界去的情形。」
「實際上,在這前面應該是片大草原才對。」
「……居然演變成這樣啊……」
「……我們快走吧,繼續待在這裡也無濟於事。」
「是嗎,看著芭蕉老師逐漸凍僵的模樣或許也很有意思呢。」
「不要說那麼恐怖的話!那會結凍成卡鏘鏗鏘狀態的啦!」
「……哼」(饒富趣味的語氣XD)
「拜託你別擺出『好像很有趣』的表情啦!恐怖死了啊你!!」
「……我應該是要吐嘈、的嗎?」(迷惘的平田XD)

雪山上的日晷:12:00

(雪山的門)
「……在這種地方居然有、門?」
「這也、跟許多故事混雜在一起這件事脫不了關係吧。」
「大概是吧。不應該出現在某處的東西,時常會錯置出來。」
「嘿……真有趣呢。」
「……要是有享受這種樂趣的閒情逸致的話,那也不錯呢。」

*路上獲得物品
三弽:為了拉弓,套在手上的類似手套的東西。攻擊速度上升。
連雲.鉤狀雲:嵌入鋼線後部可以增加威力。寶石狀的裝飾品。

不知名房間內的桌上筆記:2:30分
長石橋上的日晷:4:05
沙漠樹木上的刻字:10:34
(調查沙漠枯骨)
「呀--!骷髏!!」
「好像是動物的骨頭呢。」
「因為這一帶是沙漠呢……雖然不知道是哪一個故事的場所。」
把芭蕉老師丟在這裡的話,似乎會有跟這些骨頭一樣有趣的事情發生呢。
「不、不不不要說這麼可怕的話啦!就算當玩笑話性質也太惡劣了!」
……
……欸?是開玩笑的對吧……?
「……不愧是曾良さん……」

不明房間內張貼的紙:1:02

(調查不明房間的鋼琴)
「這是什麼?」
「這是鋼琴喔。一種樂器。芭蕉さん所在的地方沒有嗎?」
「沒有呢……第一次見到。嘿--也有這麼有趣的樂器啊。」
「是指、按了這個就會發出聲音嗎。」
「你指的是鍵盤吧。要稍微按一下看看嗎?」
「我想試我想試!松尾爆想給他按的!」
「反正也只會跑出不成樣的怪聲音吧。」
「呃、對初接觸的人來說可能是很困難啦……我也不會彈。」
「不、不試看看是不會知道的吧!?交給松尾的話這種東西……」
「……啊咧、這是……」

(碰觸到鍵盤的剎那,芭蕉的手竟自然地彈奏起一首曲子(閻魔的搖籃曲)

「……你這不是會彈嗎」
「……彈出來了呢。」
「……你、有在什麼地方接觸過個嗎?」
「不、從來沒有喔。今天是第一次見到、也不知道剛剛的曲子……」
「……但是、該怎麼說……為什麼、感覺有些悲傷呢。」

(神秘的氣派房間)
石版上刻的文字:3:05

(彩窗間的神壇)
「這裡是……」
「教會……是嗎。」
「看來不是基督教哪。似乎是其他故事中的宗教信仰。」
「……抱歉、失禮一下。」
「曾良さん?」
「曾良君他、曾經在一個名叫吉川惟足的人那裡,學習過神道喔。
其他也有像是做各種調查、嘗試分析等這一類的事情。他似乎很喜歡這樣。」
「嘿……我是不了解這些事情的樂趣所在啦。」
「我也一樣,不擅長思考這種困難的事情。」
嗯、關於這部分,我總覺得很能理解。
「等、你什麼意思啊平田君!」
「讓兩位久等了。」
「已經可以了嗎?」
「雖然想多調查一下,但因為時間緊迫。
另外,並不是我喜歡思考困難的事情,只是因為某個不會思考的人的緣故,而不得不思考而已。
「反、反對偷聽!!」

(民房?)
「呼嘎--、總覺得異常疲勞……!」
「眼前所見風景極端劇烈的變化,比想像中更會使人積壓疲勞呢。」
「場景還會忽明忽暗呢。……這裡好像沒有任何異常哪。休息一下嗎?」
「贊成--!」

(……)

「……」
「睡不著嗎?」
「……曾良さん,你醒著啊」
「雖然說這裡有寢具而且沒有異常現象,但誰都不知道何時會有狀況。」
「芭蕉さん呢?」
「因為對我們來說有被褥是很難得的哪。想說他會放縱的大吵大鬧,但已經完全睡倒了。」
「是嗎……」
「在擔心你的戀人嗎?」
「……那是。嘛、說是戀人啦。
但是……即使找到那個人並救出他,只要這個世界還是這樣下去的話,又會讓那個人再次曝露在危險之中。
……明明知道、不做些什麼是不行的。」
「那麼,就去做些什麼便可以了。」
「就算是這麼說……」
「我們也是,為了能回到我們所在的地方而行動,
……放棄雖然很簡單,但那個人並沒有這麼做。」
「既然我身為他的陪同者,那個人又是我的老師,我便有見證他到最後的義務。
對此,我也有守護他的義務。」
「倘若重要的話就去保護吧。即使辦不到,只要盡你所能就可以了。不管對象是人還是世界,那都是一樣的。」
「……曾良さん很堅強呢。」
「是啊。因為是我。」
「哈哈……真像你的風格。

你很珍視、你的師父呢。」
「不,也沒有。只不過是,覺得那個人只有俳句,是任何事物都無法比擬的美麗而已。」
「……嘛、嗯,很像曾良さん的風格,果然。
……雖然我也有奇怪的師父,不但愛扯東扯西,還一個勁的給我添麻煩。另外也有競爭對手和很弱的壞人在,但到底還是個很有趣的地方。」
「……只能夠、盡全力去做些什麼了吧。」
「……那、我要睡了。」
「……嗯,晚安。」


=============================
小記:
閻魔這回的獨語相當不好懂,對我來說啦(爆)
那句「ひとりはヤだ」讓我煩惱了很久,按平常說應該是翻成「不想要一個人」,但加上其他句看時光這樣又不對勁的樣子,總之閻魔這回有很多讓我很怕把語意翻錯的句子,歡迎大家來找碴囧。
不知道大家在看到芭蕉問平田,戀人小夜可不可愛時,會不會像我一樣在心理吶喊「不要問啊啊啊芭蕉桑~~!!那是說好不提的!(淚」?XD
這回也出現很多特別的二次元角色相關的描述,不知道的快去複習動畫!
然後就是曾良果然是鬼畜デレ弟子,他是用他的方式在關心他的芭蕉老師啦XD強悍的守護者呢!

最後是說好的第三期遊戲配佈位置:

http://dagagame.hp.infoseek.co.jp/rpgbiyori2.zi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