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24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PG日和???篇翻譯



「……啊咧、冥界……?我們回到原點了呢。」
「看來是這樣呢。」
「照這步調下去的話,不就能輕輕鬆鬆收集到閻魔大王的靈魂了?不愧是我!是攝政呢!」
「你就辛苦那麼點而已,還真敢講……總之,先作一次報告吧,鬼男也很想知道結果吧。」
「喔!」
 
(北方歪斜)
「我們去向鬼男報告吧,太子。……快一點,讓他知道吧,我們拿回了閻魔大王的靈魂。」
 
(冥界、北之地)
芭蕉さん和曾良さん已經回來了嗎……?
 
(南方歪斜)
「曾良君和芭蕉さん……有沒有比我們早先回來呢?
 
(冥界、南之地)
「我想鬼男君他應該在閻魔廳裡喔。代替閻魔大王,要作的事情似乎有一大堆哪──」
 
(道具店)
「喔喔,回來啦。辛苦你們了。……看來你們確實帶回了呢,大王的靈魂。」
「我們嗎?我們獄卒是沒辦法存在在沒有大王的地方的喔。」
「因為大王的靈魂從那個世界消失,我們似乎就被強制拉回這裡了呢。突然掉落地面嚇了我一跳。」
「……能被拉回這裡,也許是有大王伸手拉了我一把也說不定……哎呀,我也不清楚啦。」
「哎、詳細情況就向鬼男討教吧。總之你們要不要看些什麼?」
 
(武器店)
「什麼啊,你們沒事喔。……看來是奪回大王的靈魂了哪。那就稍微感謝你們一下。」(←這傲嬌!)
「……幹嘛擺著那副嘴臉。
既然都和你們去了那邊的話就一起戰鬥?」
「別白痴了。我既不是人型也不是肉食動物喔,不要對馬的獄卒要求除了速度以外的戰鬥能力啦。你想吵架嗎?」
「好了啦,要看東西的話就快看!」
 
*裝備店新增的物品有:
雙鋼絲(從指間再拉出兩條線,能把對手切得更細。)
塗籠弓(將重藤弓上漆增加其強度的弓。但因為曾良很強還是要注意別被他折掉了喔。)
閃耀的手環(能提升敏捷的手環)(啊咧……這我好像翻過了?算了囧)
魔法環(能提升特殊攻擊力的手環)
水之環(能守護被水攻擊的身體)
 
(閻魔廳)
「……太子、妹子!」
「呀喝──鬼男君!コラニキビS!」(註:似乎是一種治青春痘的藥品名)
「那是在打招呼嗎!?」
「我們找回來囉,閻魔大王的靈魂。」
「我想大概,是在我的身體裡。……因為我聽到了,他的聲音。」
「……是嗎。」
「謝謝。也讓我對於大王回來,稍微有了點自信了。」
「吶、芭蕉さん和曾良君還沒回來嗎?
「……還沒回來呢。也許,遇上了一些麻煩……」
「麻煩?」
「其實馬頭應該是跟著他們過去的。但是,一進去歪斜就被彈出來的樣子。」
「……他們或許,到了某個很複雜的場所去了也說不定。」
「複雜的場所?」
「……我們獄卒鬼,只被允許存在於這個冥界,以及大王的力量觸及到的範圍裡。」
「若是擅自走離就會被大王的力量押回,姑且脫離了也一定會立刻消失。牛頭跟馬頭,是在了解這點的情況下接受同行的。」
「……因為一旦大王不在了,冥界的力量就會衰竭。在這樣下去我們就會消失了呢。」
「……」
「……等一下。鬼男你們不能到沒有大王力量的地方去吧?」
芭蕉さん和曾良さん去的地方,獄卒鬼卻去不了……也就是那兩人去的地方沒有大王的靈魂不是嗎?
「……那個可能性,是有的。可是……」
「撿到大王靈魂的靈魂們,有製作類似從冥界脫離到別處去的道路那樣的力量嗎?」
「不、那倒是沒有。因為被大王撿拾收集的,本來就是只能悲嘆的弱小靈魂的殘片。」
「無論是多麼倔強的靈魂,死者就是死者。像是從這裡逃到別處去的舉動,就算不是殘片大概也辦不到。」
「……唉、雖然是有過讓人硬闖天國或地獄的門扉這樣失態的情況啦……(←哥美斯事件XDD)
「那麼,不就沒問題了嗎。搞不好,是在跟他們玩躲貓貓也說不定啊。」
「人家又不是你……閻魔大王不會玩什麼躲貓貓的吧,更何況還是靈魂的狀態……」
……不、嗯──……(←欲言又止XDDD閻魔真的有玩躲貓貓的可能啊!)
「總之,我們再等一下看看吧。一邊悠悠哉哉地吃飯團。就是這樣啦,妹子,泡茶。
自己泡啦!!
 
(另一方面)

「曾良君……」
「吶、曾良君……!」
「等一下,吶、叫你等一下了啦!好歹是師父的話認真聽一下好嗎!?」
「這裡是哪裡、是嗎?和你一樣是初次到訪的我當然不會知道的吧。」
「……是、是那樣沒錯啦……不覺得、有點奇怪嗎?這裡……」
「總覺得前方盡是可怕的東西……」
「我、我不是指我感到棘手喔!對徘聖松尾芭蕉來說可怕的東西是連一隻小螞蟻也沒有的!!」
芭蕉老師,肩膀有螞蟻。
靠呀──!!螞蟻好可怕!!
「好了,找找看有些什麼吧。」
「等、等等等等我!不要丟下我啊──!!」
 
(不可思議房間裡掛了整排的時鐘,分別指著不同的時間,只有最中間「找不到指針」,似乎是謎題。其中最可怕的是最後一個,指著9999分……囧)
 
(調查房間的盔甲)
總覺得似乎從裡頭發出了什麼聲音……
 
(調查雕像下的光點)
「……曾、曾良君……這個雕像底下、掉著什麼東西呢?」
屈膝去拿好像會弄髒身子呢。請芭蕉老師去拿吧。
「因為好像會弄髒所以由我去拿!?」
「好了,快一點!」
「咿咿!!這、這是怎麼個使喚師父的超暴力弟子啊……!」
「嗚嗚嗚、總覺得好恐怖……場所也恐怖雕像也恐怖弟子也好恐怖……搞什麼啊真是……(啜泣)……」
拿到長針了。
 
(調查右邊大鏡子)
鏡子霧霧的看不太到東西。
 
(調查中間大鏡子)
鏡中映著一個男子漢。
「那個男子漢的名字,就是哭泣的孩子也會破涕而笑的Beautiful松尾……
「是會被小孩子取笑呢。你很清楚不是嗎。」
「什!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調查左邊大鏡子)
鏡子裡沒有映出任何人。
 
(調查床鋪光點)
「……這個是什麼啊……是寢具嗎……軟綿綿的呢……」(因為是不存在於江戶的西洋床鋪呢^^|||)
「……不過,真是不可思議的建築物呢。明明沒有任何人在的跡象,卻並列著床鋪跟椅子。」
「第一,    不管是出口還是入口,就我們所見都不存在。」
「……在這種地方,會有閻魔大王的靈魂嗎……」
在那之前,想想我們出不出得去如何。
「咿呀!!不不不不、不要說了!別說這麼可怕的事啦!」
「你不是不怕嗎?」
「……可、可惡──!這個弟子男!盡挑人毛病!給我記住了!改天炸了你的腳喔!!」
吵死了。
文字燒!!
「嗚嗚……弟子的切擊太過沉重了啊……」
「……?有什麼掉在那呢。」
拿到短針了。
 
(回去沒有針的時鐘,裝入長針與短針)
……不知道從哪裡,傳出了聲音。
 
(調查床鋪紫色光點)
好迷惘 好迷惘 陷入迷途
凍僵了 凍僵了 動彈不得
在下午茶時間吃掉
咀嚼 吞下 往肚子裡
過了五分 到達肚裡
溶解 溶解 溶解 溶解
一路慢走 祝你有個甜美的好夢
 
(再次回到裝好針的時鐘,按剛剛的提示調整)
似乎可以推動短針和長針。
要將短針調整至幾點?→三點
要將長針調整至幾分?→五分
 
有什麼東西啟動的聲音。
 
(書櫃的光點)
「好多書……」
「剛才的聲音是在這一帶響起的……確切的位置是在哪裡呢」
「……?這本書是怎麼了,好像在發光……」
「欸!?」
「哇、哇、哇────!?」
「芭蕉老師!」
「又來了,那個人不管什麼事情都……!」
「……芭蕉老師剛才拿在手上的是,這一本嗎」
「稍微有點學習能力行不行,真是沒藥救的糊塗老頭……!!」


=============================
小記:

曾良的Sデレ真令人萌得受不了……(鼻血)
講話又狠下手又重,從來不會讓對方發現自己的關心,真是超級的ツンデレ……不,他可能是終極鬼畜デレwwww
之前動畫上的留言超好笑的說,現在看不到好遺憾QWQ

最近仔細看了官方FUN BOOK,看來有很多翻譯需要修了……(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