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24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蟲師~天降之里


主角是原創的一名新手蟲師,可選男或女。名字用手寫,不過這個判定有夠奇妙,我寫了個大大的月字,卻一直被讀成様字,啊這到底是怎麼拚的?一點都不像嘛!囧

主角在很小的時候,遭逢一場災難,全村的人都死了只有他倖存,被路過的蟲師養育並成為蟲師。遊戲的主線就是找出十年前災難的原因,支線是其他小事件跟完成100蟲圖鑑。
遊戲的場景非常漂亮,如果搬到大螢幕一定更精彩吧。可惜故事的地點就只有主角的村莊一帶……如果可以像銀古那樣到處旅行體會其他蟲的故事會更有趣味啊~好殘念OTZ
每個場景在不同時段會有不同的蟲,要玩小遊戲抓起來,帶回家中做記錄寫信給撫養自己的藥野蟲師,持續記錄直到每個蟲的紀錄都完全正確,是很傷神的工作,最慘就是畫下蟲的姿態,雖然是照著描,但描的要是歪掉就算你也沒歪多少,電腦還是笨笨的要你重畫,碰到那種形狀很複雜的,會讓你畫到眼睛脫窗,如果一直畫不過,真的會很想開罵……也許愈畫會愈上手?囧
村中的人有些小委託,從跟蟲毫不相干的找彈珠送便當到治療被蟲所困的事件都有,不過真要算還真沒有多少事件可以玩,八成的時間都耗在記錄蟲。採集草藥可以製作各種藥品來解決麻煩,藥品有原作中就有的驅蟲藥和驅蟲菸,以及其他雜七雜八的治療用藥。

主線在你的圖鑑有了一點東西,稱號到了某個程度就會在路上自動發生。
村裡的野獸和蟲大量消失、鳥兒毫無外傷地死掉、農作物異常快速成長、明明有太陽卻像是陰天一樣……簡直就像是什麼異變到來的預兆,村裡的人不安地討論著。主角覺得跟蟲有關便寫信給藥野,可他在很遠的地方一時趕不回來,說會委託認識的蟲師來村子查看。看到這大家都知道是誰了吧。
幾天後在路上見到了一個被大量的蟲纏身的男子,做了驅蟲菸給他趕走了蟲,原來這個白髮碧眼的男子就是那個蟲師(哇~銀古登場!好開心!話說他有語音耶~XD)
銀古聽完主角的說明後,覺得這應該是種透明幾乎看不見的蟲--帷蟲,造成的這種現象,好像稱做蟲垂衣?但正因為難以目視,幾乎沒有相關文獻。銀古帶著主角來到山丘,喝下光酒後能看到的會更多,於是看到了村子上空像是帷幕一樣的東西,那就是帷蟲了,看來事態緊急。在這個時候地上也會看到光脈,不過我完全不懂遊戲為什麼要在這裡設定我們必須跑遍所有場景直到光酒效力消失……光脈是很漂亮啦,不過這樣跑來跑去也沒有其他事件啊,搞不懂用意何在囧
話說如果在自家睡覺,銀古也會睡在家裡,看起來超可愛的XDDD聽說如果把自己餓昏,醒來銀古還會在你床邊照料(羞)
主角憶起十年前天災發生時自己正在一個山洞裡,與銀古一同來到石英洞,石英反射從上方射入的陽光,非常地美麗,銀古本以為洞裡的石頭有驅蟲效果但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兩人繼續在村子尋找線索,見到水田只隔了一天作物就長得很高大,聽聞村人說雞都死了……事情變得很棘手,帷蟲已經離村子很近了。
探索繼續找到沼澤來,奇怪的是村中幾乎見不到蟲,然而清晨此時陳光照耀的這個沼澤,卻有許多蟲在活動……銀古似乎明白了什麼,便和主角再次來到山洞並要主角冷靜想想,然後終於明白帷蟲的弱點就是陽光,帷蟲像一張帷幕,有表裡兩面,表是皮膚裡則像嘴巴裡面,主角當年得救是因為石英反射了陽光,使帷蟲避開了山洞。想通後主角問有沒有消滅的方法,而銀古回答:
「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延續了萬年的生命,該退讓的,是人類。」

於是主角按銀古所說,集合村人來到池塘要求大家站到池哩,對蟲一竅不通的村人當然開罵,但在村長相信主角後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入池中。
不久大家感到身體像是被擠壓似的怪異,一大片帷蟲像張巨大的帷幕覆蓋了整個村莊,卻避開了反射陽光的池塘……眾人因而得救了,而也許是蟲靠得很近吧,本來應該是看不到光脈的村人,居然也隱約看見了本來看不到的東西,大家正看著一樣的東西,曾是主角說看得見卻被說是騙子的東西,這讓主角有點被安慰了。想起姊姊曾說過的:
「那一定是存在於你、我,同時也存在於其他人之中的東西。」

也就是生命之光吧?總之主線到這裡就結束了。銀古說他不能久留,只告訴主角有空要去狩房文庫看蟲的文獻,而主角則獨白說雖然這個蟲師走了,但他將會一直待在這個村子裡。
……有種我不是主角的感覺,這個故事就像是銀古途經的村落所發生的其中一個事件而已。說是遊戲主角其實只是銀古其中一個故事的主角吧,果然我還是想要像銀古那樣子四處旅行觸發劇情比較有趣也比較有存在感(巴)
主線結束後還是可以繼續遊戲,之後銀古會來幾次委託,也會多出新的蟲可以抓,在標題畫面會多出狩房文庫的選項,可以去讀銀古在原作中經歷的故事,還有一點小遊戲可玩。

整體來說是個愜意到不行的遊戲,除了畫蟲會讓我眼睛很痛之外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