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24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PG日和冥界編之二翻譯



「痛、痛痛痛……」
「發、發生什麼事了……?這是哪裡……?」
我靠叭啊啊啊啊!?
「唉呀?歹勢。」
「還什麼歹勢啊!為什麼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大搖大擺地就朝師父的背上掉下來啦!?
「謝謝你的說明。但這裡是什麼地方呢?」
「根本就不道歉……松尾芭shock……」
「……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又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呢?」
「剛才,你抓到了奇異的光芒吧?正想說那個光要消失的時候,你就被像是黑霧般的東西吞噬了。」
「……曾良君,你是擔心我才隨後跟來的嗎?」
不是,是因為很有趣的樣子。
「畜生-……」
「再來……我們該怎麼辦呢?」
「雖然很恐怖……但一直待在這也無濟於事呢。前進看看吧。」
 
「……吶、曾良君」
「是?」
「小鈴她、最後怎麼樣了呢」
「……天曉得,我不知道。」
「……她喊了爸爸對吧。還說她很寂寞、很難過吧。」
「……雖然變得像沙子似地消失了……現在是不是和爸爸相會了呢?」
「你只要那樣為她祈願不就好了嗎,」
「所謂言語的力量是真的存在,我是這麼認為的。」
「……稱作言靈的、那個?……說得也是哪……若能見到面就太好了呢……」
「……啊──啊!總覺得、變得好消沉!松尾如果不作無論何時都精神百倍的小朋友就會超不對勁的啦!」
「不是小朋友吧,要說是哪一邊也該歸類在老頭子的部類不是嗎?」
「所、所以說我不是老頭子了嘛!要說幾遍才懂啊你這個白痴弟子!
說起來,這裡好像非常的高呢。看來從這裡跳下去的話,應該也不用去撿芭蕉老師的遺骨了,你要去看看嗎?
「咿呀──!別、別把我丟下去!」
 
路上拾得物品:
*浴衣.矢絣:夏季簡便和服的定番。天青色箭翎狀花紋是作者的興趣。
*浴衣.龜甲花菱:有花菱圖樣的浴衣。穿整齊的話看起來就會很好。
(左花菱,右龜甲花菱)
 
(大地圖→往回)
「我們去找找有誰在吧。或許能稍微了解現在的狀況。」
 
(大地圖、閻魔廳)
「……是建築物、呢」
「打擾了。」
「咦咦咦!?慢著曾良君,為什麼突然就要進去了!?別作這麼恐怖的事啦!如果有奇怪的東西跑出來怎麼辦!」
「奇怪的東西?」
要是出現比我更加高大的蘿蔔啦、巨大的高麗菜啊,或是超大的青椒之類的話,我真的會昏倒的!
「真不知道該吐槽哪裡才好。」
「嗯?」
「……又有、活著的人來了嗎」
「等、你、你是何人!?你是何方神聖!?」
「……不是人類呢」
是啊,我不是人。
「呀──!不要這麼乾脆地肯定啦!!」
「鬼男君,剛才的地震……啊咧?」
「啊啦──?好像還有別人在。」
「咦、欸?人類……是吧,這兩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唉……有種比起讀你的爛作,更加頭痛的預感了。」
 
鬼男君,我啊、
一次就好,想使盡全力、
以真心、拼盡全力的、那樣
笑一個看看哪
 
「……是嗎,你們也、拿到大王的靈魂……」
「這孩子呼喊的對象,就是你啊。不過太好了,除了把想知道的事情搞懂以外還有這樣子的收穫。」
「……」
「……總之是理解情況了,不過……」
「是啊……很難以置信的話呢……」
「不管你們相信或不相信,這都是事實……大王的事情也好,你們四人的狀況也是。」
「我最初也無法相信……不過我這邊的呆瓜卻很不可思議地馬上就能對上了呢。」
別叫我呆瓜啦,你這蒟蒻!!
誰是蒟蒻芋了啊你這個大笨蛋!
「……吶、曾良君,說到聖德太子,果然是那個聖德太子對不對?還有、小野妹子果然就是那個遣隋使對吧?」
「沒錯吧。那個名字也沒有其他人了」
「嘿……!遇到很了不起的人了呢!」
「……如果是這麼讓人想斷罪的傢伙的話,還真不想碰到呢。竟然是這個藍藍的傢伙。
「麻煩你們不要告訴他們,今後的世界會變得如何。」
「……啊、雖然大王回來的話可能有什麼辦法,但還是以防萬一」
「嗯──?雖然不太明白,我們是沒關係啦?」
「你們是芭蕉さん和、曾良さん對吧。我們要去找大王的靈魂……你們兩個有什麼打算?」
「一起去找嘛!吶吶、不覺得有同伴會很愉快的樣子嗎!」
「同伴?夥伴?好耶好耶,總覺得有,旅行!GAME!很有這樣的感覺呢!!」
「對吧!?芭蕉さん真是了解啊!所謂薑是老的辣就會在這種情況顯現了哪,很帥呦!咻──咻──!(口哨)」
「太子才是,那個頭冠很帥呦──!我們好像能打成一片呢!」
(部下組都變臉了……XD)
「就是啊就是啊!」
「……太子。」
「芭蕉老師。」
 
吵死了!!!
對不起!!
 
「對話都不能進行了。總之請你先閉嘴。」
「再吵的話就讓你再吃一發喔。」
「嗚嗚……瞭了啦,我知道了啦……」
「部下男和弟子男好可怕……吞口水」
「……回到主題,
剛剛談到那邊的兩人要麼做、哪。對我這邊來說,雖然能幫我找是幫了大忙……但不想用強迫的。」
「說得是呢……」
「吶、曾良君。我覺得幫他們一起找也可以的喔?」
「正如太子君所說,我認為只是在這裡等待什麼也不會改變。」
「……你都這麼說了的話我也沒有什麼異論,但我想和他們兩個一起行動並不是很妥當的做法喔」
「……難道,你是在警戒嗎?」
「不,沒有。並不是那樣。
說是要用歪斜,尋找大王的靈魂吧。然而現在,讓你們來到這裡的、跟我們來到這裡的,共有兩個。」
「……是嗎。這兩個也可能各自連到不同的場所呢。」
「也就是要分成兩路來找,是這樣沒錯吧?」
「我認為那樣也比較能節省時間。」
「原來如此哪──那樣做效率的確是比較好呢」
「好──決定好的話就立刻出發──!走吧太子君!」
「好喔!我們上吧芭蕉さん!」
 
「……抱歉,讓你們捲入這種事……」
「……是啊。算了,我明白有個無能上司會很辛苦,不會怨恨你的啦。」
「最重要的是,我認為我上頭那個人貌似既不覺得是被捲進來,也不會去埋怨你的上司哪。」
「在哪都是一樣對吧?是說笨蛋不管到哪都還是笨蛋,也是有好處的。」
「曾良君,你在做什麼──?我們趕快走啦──!」
「對啊對啊,走啦你們──!快一點嘛,那邊那兩個!!」
「我就說吧?」
「……萬事拜託了。」
 
(喔喔……部下們的笑臉……!鼻血__OTZ)
(閻魔廳調查屬性,漢字自己看)
 
(大地圖、道具店)
「嗯?人數怎麼增加了?嘛、算了。這裡在販賣道具喔,要去看看嗎?」
 
(大地圖、武器店)
「怎麼增加了哪……總之你們要來買些什麼嗎?沒辦法,就稍微賣便宜點給你們吧。」
 
(冥界、北之地→作者有言)
大意是說,在這之後的故事會採飛鳥、細道分開,交互劇本的故事發展,四人組在一起只在冥界會看到,然而之後還是做了一篇跟劇本無關的冥界EX(就是水龍那篇)。

=================================

芭蕉是徘聖,他的言靈一定會是最有力量的吧?
嗯,雖然是因為有各種考量,但飛鳥細道不能組成一隊一起冒險,還是讓我不禁跟著彈幕舌打ち,發出無法得逞的"切"一聲XDDDDD|||
曾良你小子,看見師父要消失時明明就緊張得大叫,絕對是擔心才跟來的吧XD
那個W斷罪有夠讚的……然而部下組總是說自己的上司白痴,卻又比任何人都了解並信賴著他,這一點非常的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