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24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RPG日和冥界編翻譯


……拒絕什麼的,從一開始就做不到的喔。
問我為什麼,那是、因為接受一切就是我之所以存在的理由。
……但是,果然吶、我該怎麼說呢
要有資格能站在這裡,我可能還有點實力不足哪,
所以、才會滿溢出來的吧。
 
我覺得很抱歉,對不起。即使是我也只能這樣好好地道歉。
……總是給你添麻煩呢
抱歉抱歉,別生氣嘛。雖然我是不會死,但是被你的指甲刺、果然還是很痛。
 
「……閻魔大王!!」
「嗯──果然對我來說還是有點勉強。抱歉哪──鬼男君,在這之後、似乎會帶給你非常大的麻煩。」
「……既然你了解的話,就快點給我將那個甩開消除後滾出來!」
「……」
「不能消去的喔」
「……!」
「你也想想看,這是我裁決過的東西。不斷膨脹再膨脹,成長到了現在」
「沒有消失而是留了下來,靈魂的末路。由於我的天真而膨脹至今。」
「全部、由我來處理,我是這麼打算的、哪。」
「……說什麼因為所以、說什麼你要背負全部,這都不能構成你被吞噬的理由吧!?」
「……我知道的。
即使如此,
呼喊救命、又不是什麼壞事」
「我不能甩開、悲傷求救的呼喊聲啊。
因為我起碼、還能做到那樣。」

「……抱歉吶、鬼男君。」
大王!!!
 
救救我、救救我、
非常悲哀、非常微弱的聲音,絆住了腳。
無法稱作永遠的時間中、身為冥府之王的我裁決過了無數的生命。
或是流逝而去、然後被殘留了下、只能留在原處,那種像是殘骸般的生命、
或是在地獄裡收集起的那些,不能夠進入輪迴、留下來的只盡是情感的碎片。
哪能放著不管而不拾起來呢。雖然說是我所裁決,我所決定它們如此的生命。
……不,歸根究底。
無論生、死、輪迴還是轉生。
雖然是個「人」,卻無法成為「人」的
是我自己。
 
「……子」
「……太子」
 
「太子!!」
 
「太子!請你醒一醒、太子!!」
「……嗚──嗚嗯……不可以、那裡不行……
「慢著、不要用奇怪的聲音爆出奇怪的話!雖然誰都不在但會造成誤解不是嗎!?」
「……啊咧?有個像是妹子的馬子先生在。」
「你是從哪裡又是怎麼把我看錯誤認成那個人的啊!欸欸!?你這個阿呆陀羅!
「那、那個尖銳的吐槽無庸置疑是妹子……!」
「欸、啊咧?這是哪裡?」
「因為你突然抓住我胸前的衣襟,結果就來到這個地方了。……我才想知道呢,這裡到底是哪裡」
「連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當然不可能會知道吧!」
「這不是讓你用一副了不起的模樣反駁的台詞。
……總覺得、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試著前進看看嗎……?」
「嗯──留在這裡也不會有進展,前進看看或許會比較好。」
 
「太子,因為很危險所以請你不要到處亂轉喔。」
「妹子、妹子!這個地方是浮著的耶!」
「才在說而已就這樣子,受不了你……!」
「啊──好啦、我知道了啦!雖然我剛才非常拼命祈禱這只是一場夢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請不要讓我回想起來!!」
「完全看不到下面哪……吶、妹子,這下面到底有多深啊?」
「請不要把身子往前探哪。掉下去大概會死翹翹的喔、就算是你也一樣。」
「無意間被說了很過分的話?剛剛……」
「哎算了,總之妹子,你就挺身而出去調查到底有多高吧」
「你說的不就是從高處往深淵裡跳嗎白痴!朝那底下投個小石子之類的試試不是更好嗎!」
「喔、是水井的要領嘛。好──那麼馬上來」
 
……(丟下石頭)
「……」
「………」
「…………聲音,沒有響起呢」
「……沒有聲響呢」
「……走吧,總覺得、可怕起來了……」
「……說得也是哪……」
 
第一場戰鬥結束得到了罌粟花XD
沿路取得物品:
*朝服:在推古朝廷裡穿著的一般衣物。請太子也要穿啦!
*藍色運動夾克(毛料):縮小的話就把它拉長,但是要注意別拉過頭。
 
途中有個被水晶封印的洞穴,靠近會被不可思議的力量打退,現今暫時不能往裡頭前進。
 
*大地圖──冥界
往回走(冥界、北之原)→「……總之,我們前進看看吧。或許會有些什麼」
 
(閻魔廳)
「……是建築物……呢」
「不管到哪都會有住人的哪」
「為什麼能那樣一派輕鬆的啊……我真是很尊敬你這種地方……」
「就算消沉也無濟於事對吧?這種時候才是、要想起小狗狗然後精神百倍的上喵!」
「我是沒有什麼想起狗狗然後就恢復精神的回憶啦……」
「……啊咧、有人在……?」
 
「……」
「那個──……不好意思」
「……!?」
「這裡是哪裡……啊……欸?」
「人!?為什麼、活著的人類會在這裡!」
「啊啦、大哥你喜歡Cosplay嗎?戴著角呢」
誰喜歡Cosplay啦!別把我跟烏賊相提並論!
「呀──!和妹子一樣尖銳的吐槽!但是烏賊是指什麼!?」
「……呃……那個……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是……」
「……冥界。」
「冥界……那、是指我們已經死了?」
「……你還知道冥界這樣的詞哪太子……」
「生氣──!我可是佛教徒喔!信仰心是能和韓國泡菜鍋並列的超熱度呢!」
「耶、妹子?臉色很差喔?沒事吧。」
「……也有絲毫不會動搖的人哪。被說自己已經死了,一般來說會變得像那個人一樣嗎?」
「沒辦法,那個、是個笨蛋……」
「別用手指著人說『那個』啦混蛋妹子!因為什麼都沒變,即使被說是死了也不會湧出實感啊!」
「是啊,因為你們沒有死。」
「咦?」
「你們兩個,為什麼會在這裡?」
「呃──似乎是這樣、咕喵──這樣呸妞──那樣的玩意,然後被滑溜──之後,結果就咚蹦──這樣了喲。」
「稱作是怪物、或者是所謂的妖怪,似乎是被這樣稱呼的東西給捲了進來,等注意到的時候就在這裡了」
「……你還真能解讀啊」
「……其實是不想解讀出來的……」
「啊、我是聖德太子。這邊的好色鬼啊、是最喜歡大便的便便丸」
「才不是好色鬼、還有不要懷恨到那種程度!再說現在也沒有使用假名的必要吧!?我叫小野妹子!!」
「……啊啊、是嗎,因為大王不在而產生了各種扭曲嗎……」
「是?」
「沒什麼、只是自言自語。我是鬼男,在這裡擔任閻魔大王的秘書。」
「鬼男……?
啊啊啊──!!那個時候的!!」
「什、什麼啊?」
「燃燒的朝廷、在那裡打倒了奇怪的東西對吧!?然後、我在那邊拿到的光芒!就是那個!!」
「光……?」
「我聽到了喔!雖然非常小聲聽不太清楚,但我的確是聽到了!」
「救救我、鬼男君、他這麼說了!」
 
……叫喊救命,並不是壞事喔。
痛苦的話,會想要依靠人不是嗎?人啊不管是誰都是這樣的喔。
吶、鬼男君。你不這麼認為嗎?
 
「……那個笨蛋……」
「自己明明就要到極限了,卻還是聽了他人的蠢話才會變成這樣……」
「……」
「……也就是、總括來說,」
「你的上司閻魔大王收集了大量的靈魂,結果卻抱不住而導致爆發,事態就演變成這樣、吧」
「雖然沒有確實的證據,但我認為就是那樣。」
「你們的世界和這個地方,原本就是完全不同的時間軸。然而、統轄並產生出此處的大王本身不在的關係,產生了各種扭曲。」
「現在在冥界之中,正處在大王所抱持的靈魂們滿溢而暴走的狀態。」
「然後、從那個閻魔大王不在而扭曲的冥界某處,在各種不同的場所、各種時間就跑出了那種狂暴的靈……」
「這是六道輪迴的世界,這條地獄道和你們所居住的人間道是有相連的,所以並不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啊──啊……真是的……太過偏離現實害我頭痛起來了。」
「我是相信的喔」
「除了相信也沒別條路選了吧……雖然不想相信。但朝廷也是這裡也是,都遭遇了貌似不可能的事情……」
「……你們會來到這裡,我在想會不會是因為那個扭曲,」
「還沒死的人以生身的狀態來到這裡,只有這一類的記憶沒有浮現出來哪」
「……我們要怎麼做、才能回到原本的場所呢?」
「……我也不知道。雖然那個歪斜本身是在你們來的地方,
但即使從那裡進去,也完全無法保證你們能回到原本的地方。無法否認會有被拋到其他的時代、其他空間的可能性。」
「那去找閻魔大王、請他幫我們回去呢?」
「……如果是身為這裡統治者的大王的話……我想是辦得到的……」
「他到哪裡去了?那個……在靈魂們跑出去之後」
「……最先被靈們給捲入的」
 
「就是那個人啊」
 
「什……」
「……」
「很諷刺吧。由於心軟才變成這副德性。明明就叫他把那種東西給甩掉然後滾出來,那傢伙卻拒絕了。」
「結果被吞噬、變得七零八落的。那是大王的靈魂,吞噬它的傢伙具有相當強大的力量吧。」
「……太子,你所拾得的一定、是大王靈魂的一部分吧。不過我現在也看不見,想來一定是和你的靈魂混在一起了。」
「……因為靈魂就那樣被吞食了,所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雖然不會死但也不知道他變成了什麼樣的姿態。而我也不能離開這裡……」
「……受不了,那傢伙、真的、是個笨蛋。」
 
「……我們去找找看吧,妹子。」
「……哈啊?」
「閻魔他、會去拯救喊救命的人們對吧?而那個本人,叫了救命。
既然求救的人無法動彈。那樣的話、只要幫他一把不就好了?」
「反正閻魔要是不在,我們就只能在這裡生活下去了對吧?那麼、就別呆站在原地而是去找找看不是也很有趣的樣子嗎?」
「……太子」
「……」
「只不過啊──,不知道要找哪裡的話就算要動身也動不了啦!」
「……你說過從打倒的靈那裡有大王的聲音對吧、太子。」
「欸?嗯。」
「要賭賭看嗎……」
「這些靈體,就像到你們的世界去那樣,可能會使用歪斜到其他各種的世界去,
希望你們能去那些產生歪斜的世界、將把大王捲入的靈給打倒,然後把大王的靈魂帶回來這裡。」
「……雖然不知道他分散成了多少。就算這樣收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回來,」
「但是……」
「沒關係的,我要去。
所以鬼男君就等著吧。因為我大概,會全部都找回來!」
「……真是沒辦法哪,他是個一旦說出口就完全說不動的人。我也會奉陪到底的啦。」
「……謝謝。」
 
(大地圖、閻魔廳)
「其他的鬼也會幫我們的樣子。你們從歪斜到了別的地方去之後,看似必要的行李會在之後拿去給你們。」
「只不過,必須打倒靈體或是一些被附身的東西、來取得冥界用的貨幣……」
「……不能說是『只不過』呢」
「抱歉……因為我們這裡也有商家之類的玩意。啊、我會拜託他們算便宜點啦」
「地獄道也意料外的世俗哪……」
「不過我有一點頗在意的耶。為什麼靈會有錢啊?」
「這是遊戲的鐵則。要是在意的話就輸了喔,太子。」
「百、百思不得其解……」
 
(大地圖、道具店)
「活著的人類還真是很久沒見到了。」
「我聽鬼男說了喔,這裡是賣道具的。要買些什麼嗎?」
法國麵包、1/8:恢復己方單人500HP
法國麵包、1/4:恢復己方單人2000HP
飯糰、包梅子:恢復己方單人500PP
飯糰、包鮪魚:恢復己方單人1000PP
非常抱歉糰子:非常抱歉。恢復己方單人HP和PP各2000
幸運草:回復己方單人戰鬥不能狀態
罌粟花:回復己方單人的中毒狀態
今天的罌粟花:己方單人的狀態恢復
(P.S這個罌粟花就是太子愉快的木造建築篇出現的經典……被石頭打到時喊的那聲破皮,順道一題日和有很多角色被毆的時候都會喊一些莫名其妙的單字XD)
 
(大地圖、裝備店)
「啊啊、就是你們嗎。……看起來不太可靠的樣子,真的沒問題嗎?」
「算了。這裡是販賣武器防具的喔,要看看嗎?」
(賣的東西要不是之前見過,就是太貴還買不起,跳過。)
 
(大地圖、閻魔廳)
「我有件事想問一下,你們知道屬性嗎?」
知道
→不知道
「說到屬性,可以說是自己靈魂的顏色、類似那樣的感覺,」
「那個屬性會因人而異,而我們鬼族能看見那個的顏色。雖然人類好像也有人看得到啦。」
「屬性呢,大多是反映在攻擊、還有特殊技的使用上。」
「屬性大致來分,有炎、水、風、雷、冰、土、光、闇八個。這是有各自的相性的。」
(太麻煩所以做個簡表囧)
冰<炎<水;炎<水<土;水<土<風;土<風<雷;風<雷<冰;
「光與闇處在最極端的位置,雖然難以受其他屬性干涉,彼此的相性卻非常惡劣、這樣想就行了。」
「不過,屬性相性不好、似乎不會反映在彼此的交情好壞上哪」
「要試著調查一下屬性嗎?」
→是
不用
(屬性就讓大家自己看了,這邊要略過)
 
(大地圖、歪斜)
「……跳進這個洞穴裡就行了嗎……」
「好,妹子你先請。」
「等、請不要推我!你是上司所以請你先去啦!作為部下榜樣的可是上司呀!?」
「這是上司命令喔!先跳啦你這個芋頭煑物──!」
煮っ転がし:為免芋頭、慈菇等燒焦而一面攪動,直至湯汁煮乾的料理。
「應該是你先吧這個無能上司──!!」
「欸、哇、哇!?什麼!?地震!?」


老天……這篇怎麼這麼難翻,翻完我都要被挫折擊倒了囧
我真的是太嫩了,簡直是深海軟體動物、是草菇、是塵埃……(敗倒)
但大冒險即將正式展開囉XDDDD|||

下回預告:細道編
跨越時空、跨越世界,交會的平行線、交織的命運,夢般的共演
……我又胡亂提字了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