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色之中

關於部落格
貌似變成搞笑漫畫日和翻譯的網誌了囧,怎麼會這樣啊!?啊~歡迎大家來留言版跟我聊天喔XD
  • 118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PG日和波士頓篇之四翻譯

大家久等了~本來想維持一星期一篇的說,因為家人進醫院動手術需要長期照料,近來一直沒時間更新。
趁著現在先翻完第四篇了~

今回是最終兵器妹子發威!?妹子開始了他的煩惱,太子真的隱藏了什麼嗎?感到抓狂的部下一枚。
加油吧年輕人!




「再來要原路折返回到之前另一條岔路,從那裡爬山路上山。」
「太子君,如果又不舒服的話要說喔。雖然沒有辦法長時間在雪道上休息,但稍作休息還是可以的。」
「妹子的擔心性也傳染給貝爾了喔。沒問題的啦!如你所見已經回復成活跳跳攝政囉!」
「……是嗎。」
「那,我要稍作訂正。請不要做出擅自脫隊先跑這種沒大腦的事情給大家添麻煩!可以吧!?」
「……可以稱作地瓜纖維的顏面神經很可怕欸你……」
 
(小木屋右邊)
「往東走、會到波士頓的城鎮去喔。因為有相當的距離,不利用馬車或車子是很難往返的呢。」
 
(回到大批倒木的位置)
「那麼,就用剛才找到的火種,燒出一條路來吧。」
我已經做好成為火球的覺悟了!
「那並不是該努力的方向,不用成為火球也沒關係啦……」
「在貝爾做出慘烈的事情之前,一把火下去燒了吧……
油~喔~灑過去~哼哼哼
把火~點在布巾~之後~哼哼哼
丟出去~在此附上台詞”傳來像是竹中後頭部燒烤的好味道”……」
不要唱奇怪的歌!聽了都沒幹勁啦!!
 
(路上花叢)
「……即使是在這樣的地方,也有花朵盛開呢。」
「雖然我也喜歡純白的世界,但偶爾發現這樣的色彩,就會覺得更加美麗呢。
這一帶啊,雖然不會有連日刮風雪的情況,但每年都會像這樣覆上一層美麗的白雪。就算是春天,天氣一冷便會下點雪,所以偶爾就會看到喔、像這樣在雪中盛開的花。」
「和我們所在的地方沒有分別呢。四季分別、會變溫暖也會寒冷。」
「……你們是從哪裡來的、之類的話……不過問會比較好嗎?」
「我想就算問了也不會懂的喔。因為我們、對於這裡究竟是何處也是全然不了解。
……好想回去哪。」
「……那個,雖然我們也許沒什麼力量,但有什麼需要的話請和我們說喔?」
「那怎麼行,我們現在就給你們添了一堆麻煩了!像是那個笨蛋的事啊、還有其他的白痴事之類的!」
「……呵呵。」
「怎麼了嗎?」
「我從一開始見到你們就這麼覺得了,你們兩人、感情真的很好呢。」
「咦咦──!?請、請別開玩笑啦!誰要跟那種散發咖哩臭的大叔感情好啊!?
要說的話,沃森さん和貝爾さん你們兩個才是、超麻吉的不是嗎!耍呆與吐槽的等級相當絕妙呢!」
「嗯──是不是耍呆和吐嘈我是不太明白啦,但成為那個人的助手確實有好些日子了。
或許也可以說、我已經很習慣處理那些言行了吧。」
「……處理、是嗎……我應該早就習慣的,但最近卻被搞得有種微妙的抓狂感啊……」
「要抓狂的感覺、嗎?」
「啊、沒有沒有,什麼事也沒有。」
「……啊咧、花朵的影子後邊有東西?是書?」
我想了 貝爾”……這是、這不是電話實驗的時候,寫著以灰暗思想囉唆一堆文章的筆記本嗎!居然丟在這種地方!?」
「囉唆一大堆灰暗思想?」
「……請別問了……會讓人萬分感傷起來……」
 
    貝爾的筆記本:除了洩氣話組成的超長文章外,也寫有「呀喝──,我是垃圾人──類,好想死~~」這樣的句子。(いらねぇよーww)
 
(往山頂.山洞前)
「唉呀、道路阻塞。」
「是啊……真困擾哪、是發生雪崩了嗎」
「怎麼辦……從這裡要越過山頭只有這條路啊……」
「那裏有個洞窟喔?從那穿過去如何呢」
「洞窟?奇怪了,從來沒聽說這裡有那種洞窟在啊。」
「也沒有記載在地圖上呢。……是因為雪崩造成些微的地形改變嗎?所以至今封閉的部分才露了出來。」
「可是,路就只有這條吧?那去看看嘛!危險的話再返回原點就好啦!」
「你這人為什麼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思考得那麼積極啊……」
「那就是我,你有意見嗎!」
「貝爾先生如果、能稍微向太子的樂觀開朗學習一下或許會比較好呢。」
開朗什麼的我做不到……我有我的極限。
「……似乎曾經耳聞過哪這句台詞……」(請參考原作XD)
 
(洞窟內)
「好冷!比外面還冷!!」
「整面牆壁都結凍了……這當然冷透了呢。」
「為了不要感冒,迅速穿過這個洞窟才是明智之舉哪。」
「……啊咧,有什麼掉在地上。」
「這個行李、附有軍章呢。也就是說,這裡也曾經有一群軍人來過……」
「……你是指這裡、也被襲擊了?」
「可以充分認定是事實了。不過,這也能表示這個洞窟和原道路有相通了吧。」
「……在地圖沒有標示的洞窟裡、有附有軍章的行李……也可以說明這裡確實有些什麼呢。」
「喂喂、這個行李,裡面有份文件耶?」
「啊、真的呢。……想不到能閱讀軍方的文件,這種機會可不常有的哪。」
「太概是被嚴加保守的機密吧。寫些什麼呢?」
「……氣象的異常原因之確定。
持續數個月的異常氣象,人為因素造成的可能性極高。原因推測是西部山中。」
「人為造成的、異常氣象?」
「人類有辦法造成這樣的大雪?」
「那怎麼可能嘛。我們在找的東西姑且不論,人類怎麼可以操控天氣啊。」
「這個嘛、意外的有很多人都在嘗試喔。」
「是朝著生產農作物上應用的領域進行研究的呢」
「……在我們的世界是根本無法想像的哪。」
「這裡有關技術的一切都和我們不一樣啊……要稍微帶一些知識回去嗎」
「不、那大概是沒用的喔妹子。就算得知大部分的東西,如果不能理解成為它的根本的小部分,還是無法達到目的。」
「……這、話是沒錯。
(……又來了。)」
「還有後續呢。
先遣的調查兵遲遲沒有返回,在那之後派出一隻小隊,但途中全數覆沒僅倖存一人。
活下來的士兵說他們被蛇身的怪物襲擊。現在,還在精神病房裡接受治療。
預見造成這場人工降雪的不明人士會有某種抵抗行為,編成部隊將以最快的速度排除威脅,回覆正常氣象為方向努力……」
「……有著蛇身的、怪物。」
「……該不會是剛才的那個」
「大概吧。而它或許不認為自己是異常氣象的原因。
又或者、兩者沒有關連而這是真的人工降雪……
總之,除了通過這裡以外,沒有其他能和事件原因面對面的機會了吧。」
「好!就去看看唄!」
 
「……啊──啊……都是因為曾良君說了奇怪的事,總覺得整個人都要抓狂了……」
 
(冰柱前)
「……冰柱擋到了去路,沒辦法往前進。」
「妹子來的話不就能擊碎了?邊大叫『別小瞧馬鈴薯的力量啊IMO』邊打下去的話。」
馬鈴薯的力量是什麼鬼啊──!不要加那種詭異的語尾助詞啦!
再說像這麼厚實的冰塊,連一丁點融化的跡象都沒有哪可能擊得碎啊。」
「那只要有融化就辦得到了?」
「欸?嗯、嗯──…有志就可以事竟成吧?」
「火種、油和火柴都還有剩,如果只是要融化一點的話是辦得到的喔。」
「……非做不可的旗幟似乎立起來了?」
「立得可直了!」
「……辦得到嗎……啊、不過不試看看也不會知道……」
「GOGO妹子君──!」
「衝啊衝啊妹子──!哇喲咿哇喲咿哇喲咿!」
加油聲反而讓人幹勁全失!完全沒有加油的意義了!
……喝啊啊啊啊!!!」
 
(妹子,一拳破冰!)
 
「嗚欸──!真的擊碎了!我只是開點小玩笑的說!搞啥啊這孩子,莫非是最終兵器!?
「……嗯?裡面好像有……」
 
「……!!」
「是、是敵人啊!!」
(進入戰鬥)
 
(戰鬥結束)
「……好、好可怕……嚇死我了……剛才一瞬間覺得心臟停止還看到聖母瑪利亞……」
「之後若是碰到要打碎冰塊的場合,可要小心一點才好呢……
不過妹子さん,居然能夠徒手把這麼厚實的大冰柱擊碎啊……人體的奧秘真是有意思呢。
「……沃森さん,你好像興致勃勃的啊?」
「……咦?啊哈哈……不、沒那種事啦」



=====================
小記:
太子突如其來的賢明發言讓人嚇一跳!妹子則是為了曾良說過的有關太子並非普通人物的話感到困擾……但世就像沃森說的,兩人的感情相當好啊XDD
大家都是愉快的耍呆吐嘈的好伙伴們www
今回的爆點是妹子的鐵拳!沃森的研究者魂都被激起來了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